朝六晚九

太阳是如何升起来的?

爬墙能手。三分半热度。

带土/板车/晓/韩张/DN/RWBY

游戏王骑和农药,贝利尔死活不出。

[RWBY/Ozpin]摸鱼。

OZ吹写的。

ABO。

Ozpin是O。

。。。。。。。。。。

1

Ozpin今天上午被传唤到议会那里开了个不明所以的会,而之所以不明所以,是因为他根本没怎么听。反正到头来议会的目的还是警告他,Beacon Academy的校长,Ozpin,因为他一直都很不“听话”。

长途旅行总是令人疲惫的,和奇怪的人打交道更令人劳累,自称是一大把年纪的Ozpin可能是出于心理原因......也许吧,总之他现在很想睡觉。

他从电梯走出来,到办公桌前,给自己倒了杯热水。

Ozpin叹了口气,动了动眉毛做出一副无奈的表情,端起好久(几个小时)不见的杯子,准备好好润一下嘴。

然后他在差一丁点就将碰上杯沿的时刻,猛地停住了。

有一股完全不属于他自己的信息素出现了,它确实是极其难以令人察觉的。这股在Ozpin闻来很有违和感的味道让他皱了皱眉,开始仔细审视着这个变的有些陌生的杯子。

“或许我需要......看看今天的监控。”

Ozpin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的自言自语道。

2

Ozpin在床上睡到了自然醒。不过现在这个时间还是比没有经历过的学生们来说早了很多,他爬起来洗漱着装,然后去找Glynda询问监控系统昨天有没有保存录像。

很明显。

Ozpin昨天晚上在深思熟虑后被睡眠打败了计划。又鉴于这实在不是什么关乎人命的事情,所以他直接洗洗睡了。

“没有,Ozpin。”Glynda头也没回的说,她正在修复被Jaune一个不小心压坏的餐厅桌子。

“我现在很奇怪!”Glynda修完后气得浑身僵硬回头怒视Ozpin,“你是不是真的年纪大到连自己说过的话都记不得,是你自己把校长室的监控拆掉的,而且!阻止我修复它!”

Ozpin发誓,他觉得Glynda的眼镜快被她本人的怒火融化了。

“Okay,是我的错。”他微微一笑,优雅又心虚的把眼神移开,“那么昨天有人进过我的办公室吗?”

“No。我昨天一整天都在校外为学校拉赞助,非常感谢你的缺席,Ozpin。”

Ozpin在Glynda即将拿教鞭挥舞时迅速的踱步离开,顺便接受了一下路过的RWBY小队的问好。

Ruby抬头看着Ozpin。“上午好,Professor。”

“Hello,Professor。”红兜帽小女孩旁边的一黄一白也对他点头执意,头戴黑色蝴蝶结的长发小孩也点了下头。

“Good morning。”Ozpin回答,微笑的直视那双银色的瞳孔,“听说你昨天一整天都不见了,你的朋友很担心你。现在怎么样?”

“呃......哈哈哈哈......”Weiss戳了在不停尴尬笑的Ruby一下,接过了她的话头。

“她很好,昨天只是出去后碰到了一些坏人,当然,我们已经教训那些人了。”Ruby还没等Weiss说完就准备开口说些什么,但是直接被Blake把嘴捂的死死的,YANG在旁边欲言又止的想拉Blake却又不敢。

Ozpin挑着眉毛饶有趣味的看着眼前四个小孩在精力十足的闹,双手放到支在身前的手杖柄上。

他似乎能觉得自己随着她们和阳光一起变年轻了,浑身泛热,心里有种奇怪的愉悦感。说到底他还是喜欢Beacon Academy,不单单因为身为校长的他有着这个责任,也许年轻人的笑容能感染他。

Ruby用力扯开Blake的手后深深的吸了口气,抱怨她实在是太用力了,简直快要造就一起窒息谋杀。然后她从空气中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味道。

“嗯......YANG?”她回头用询问的眼神看着YANG,发现后者也在不停的吸气,“你也?”

“什么?”Blake问,Weiss也一脸鄙视的看着两人。“别告诉我你们两个闻到了冰激凌的味道。”

哦,好吧。

Ozpin发现浑身泛热的原因并不是阳光晒的。

他,Beacon Academy的现任校长,Ozpin Head,是个猎人中不多见的Omega。

而现在他在他的学生面前疑似发情。

3

Ruby目送着现在看起来有些步伐不稳但依旧优雅的校长走回楼中,进入电梯。

“好了,Professor已经走了,现在可以告诉我们现在发生了些什么吧!”Weiss双手叉腰,抬起下巴问。

Blake点头。“我很好奇。”她说。

“哦......一言难尽。”Ruby仰头思考,虽然Weiss对于她是否能够思考而质疑,但她现在确实是在思考。

“我和Ruby刚刚闻到了很好闻的味道,也许是Omega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完全不知道你为什么笑,YANG。”Blake翻了个白眼,“而我很庆幸我是个Beta。”

Weiss看向Ozpin离去的方向,若有所思。“我们回寝室,我有些话要跟你们说。”她很严肃的看着其他三人。

4

Ozpin现在庆幸自己当初没有在校长室里装监控了。

他现在靠在电梯里,右手紧紧握着手杖,以此得到些并没有什么帮助的安全感。

Interesting.

讲道理,他的上一次发情期是半个月之前,而正常明明该是一个月一次的,Ozpin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更年期了。

可是我也没那么老吧,他想,我平时也就是说说,不会真的更年期紊乱吧......是吧?

办公室的抽屉里放着有备用的抑制剂,可是Ozpin实在不能确定还在不在保质期内,而他的住处......如果他现在就这样穿过十分之九都是Alpha的青春期精力旺盛的学生群体回房,他估计就再也站不起来了。

Very well.

Ozpin在心里给自己鼓掌。

下面已经有东西流下来了。

5

“什么???”

YANG双手捶桌,拍案而起,发出了足以让整层寝室的人都能听见的声音。Weiss赶忙把她按回床上。

“你刚刚说了什么?也许我现在该去睡一觉......”YANG双手揪着头发临近崩溃,“这个世界发生了什么?”

Weiss和Blake一起翻了个白眼,对于对面那个情绪极其容易激动的黄色长发大胸妹传达了鄙视之情。而Ruby眼睛睁的大大的,嘴里不停念叨着“我是谁我在哪儿这里是什么地方ozpin不可能是个omega”。

“面对事实,虽然我不能确定,但八九不离十。”Weiss一脸严肃,但是双颊泛红的脸出卖了她现在十分兴奋的心情。

“这件事认真想想应该能写本书。”

Blake认真的思考着,YANG听她这么说先是觉得太可怕了,然后想想还有点小激动。

“你们这些人能不能想些现实的东西?我们的校长现在很可能十分痛苦!”

但这实在是太有违和感了。

Ruby本来想说这句,但是Weiss的一个凶凶的眼神把她吓的憋回去了。

6

“我们从来没有见过Ozpin处于这种状态,太奇怪了。”

Blake把兴奋到坐在床上颠来颠去的Yang按住,锤了她一拳后说道。“会不会因为这次的......你懂,比较突然?”

是比较突然。

压根不知道远在寝室的四个刚刚觉醒性别的小女孩儿正在把自己想象的多么寂寞孤独隐忍到可以写出几部长篇小说的ozpin,现在正处于水深火热中。

抽屉里的药上个月刚刚过期。你相信命运吗?反正ozpin是开始有点儿信了的。

评论 ( 6 )
热度 ( 34 )

© 朝六晚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