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六晚九

太阳是如何升起来的?

爬墙能手。三分半热度。

带土/板车/晓/韩张/DN/RWBY

游戏王骑和农药,贝利尔死活不出。

[宇智波带土/晓]道理我都懂,可这个单词怎么读?


宇智波带土,晓。

晓CP自产自销。

卡带卡。

强行HE。

强行文不对题。

。。。。。。。。

最近带土很忙,也很累。因为他不仅要在英语老师钦定的"好同学卡卡西"的监督下认真补完英语笔记,还要坚持每天刷完游戏的每日任务。

虽说这两者都挺重要,但对于带土来说,前者着实是可有可无的。

卡卡西绝对不这么认为,这也就导致带土开始后悔以前为什么对卡卡西那么凶,那么不温柔,不然这么点儿破事儿,让可能成为"带土的一起扛把子的好哥们儿"的卡卡西连点儿英语笔记都懒得借他抄。

他想举报。带土很愤怒。

卡卡西不但不借他抄笔记,就连单词怎么读都不告诉他。

“混蛋,这个词怎么读啊?”

卡卡西听见"混蛋"二字,黑着脸缓缓转头面向带土,把手上捧着的基督山伯爵加入书签,和上。

然后狠狠砸带土。

基督山伯爵是什么书?总之厚度至少超过十五厘米吧。

“靠!卡卡西你个混蛋!把老子打傻了你赔啊!?”

卡卡西又掂了掂这本书,感受一下知识的重量,然后眯起眼睛瞥着带土。

“不会打傻的,这是大脑维修,会让你变聪明。”

“靠......”

带土懒得和卡卡西挣,就像卡卡西以前懒得理他一样,这对带土来说就是所谓的"报复"。

反正卡卡西打不过我,老子玩游戏去了。带土皱着鼻子撅着嘴想。

可惜他没看见被卡卡西当作书签的那个扁形卡片是他的游戏卡。

2

现在是晚上七点。

准确来说,应该是距带土找不到自己视若珍宝的游戏卡的那一刻起的第六天。他现在趴在桌子前面写着作业,双目空洞,仿佛身体被掏空。

门外走廊中响起脚步声,一下两下,不是很响,是袜子与地面接触碰撞时的摩擦发出的。是卡卡西。

六天前,斑代表宇智波全家------包括在外地工作的宇智波止水和宇智波镜------对于卡卡西的到来表示了热烈的欢迎。即使卡卡西的来临就像带土过门对象......不,就像把带土圈到了一个由笔记和习题堆积而成的监狱里。

其实也没那么夸张,以上纯属带土的心理臆造。如果不是他在一开始就拖着卡卡西要上游戏刷任务和竞技场,后者也真没那个偷偷藏起游戏卡的心思。

自作孽,不可活。想作死,也难说。带土很完美的诠释了这点。

“你来啦?今天有点晚哦,你这就算迟到了!”带土颇为得意的笑,回过头,转着签字笔对卡卡西说,还想着终于让我逮到你迟到了。

“嗯......”卡卡西翻了个货真价实的白眼,鼻孔里出气的哼了一声,不理带土。后者见他又是一副"世间属我最屌”的模样,也气哼哼的继续写作业了。

一杯茶,两个人。

一盏灯,影失真。

身为一个在平时完全是个吵闹声音来源的活宝,带土也不得不承认,现在的安静真的能让人感到身心的放松。

没什么能在打扰到他们俩,好像面前摊开着的本儿都反射着柔和的白光,这就是圣光?......

带土和卡卡西好久没这么待在一块儿过了。

小学的时候,倒是一直黏在一起,不过说是"黏",其实还是不停地吵嘴,有时还夹杂着肢体动作。

什么抱在一起滚到操场的草坪上,卡卡西嫌丢人,狠劲儿想推开带土,而带土两耳不问窗外事,一心只想报复他,也狠劲儿的锁住卡卡西不让他跑掉。

啊,真是青春。

然后上初中,带土碰到了现在的那群比死敌的嘴巴还损的损友,一起建了公会"晓"、泡在图书馆拿着作业"互帮互助"。

带土还时不时的分享一下"生活"经验:今天游戏里碰到一个妹子声音好好听、卡卡西今天跑步只拿了第二、我今天问卡卡西数学题他居然没理我下了课才过来一脸臭屁的给我讲、卡卡西周末居然和阿斯玛看电影去了穿的还是有点紧身的上衣他怎么这么不知廉耻......

然后由迪达拉为首,所有人都开始嫌弃的说带土真是个不知廉耻的死基佬,气得他追着迪达拉绕着学校跑了五圈。

好像真的没怎么和卡卡西在一块儿玩。带土想。

然后他觉得有点不对:靠!我和他什么时候玩儿过!都在互相嘲讽着说话啊!准确来说,虽然带土很不愿承认,但应该是卡卡西单方面的嘲讽。

他放下笔,回头想好好看看卡卡西。

真的,人生不过是你好我好大家好,友情和爱情,什么情也好,都是要人去维护的。尤其是和卡卡西这样的人交往,不主动一点的话,一道沟壑会轻而易举的出现在他和他之间。

带土挂着能让月亮表面变的光滑圆润的笑容,回过头来,望向看书的卡卡西。

然后。

他看到卡卡西手里拿着一张卡。

卡上泛着灯光的亮白色。

是好久不见的游戏卡。

“卡!卡!西!”

“......?哦,忘了藏起来了。”

“卡卡西!靠!你怎么能这样!”

评论
热度 ( 86 )

© 朝六晚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