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六晚九

太阳是如何升起来的?

爬墙能手。三分半热度。

带土/板车/晓/韩张/DN/RWBY

游戏王骑和农药,贝利尔死活不出。

[韩张]那些年韩文清干过的事儿|

开学了。

是时候更这篇了。

韩张。

高中篇

。。。。那些年韩文清干过的事儿。1~5

1

韩文清这辈子当过最大的官儿就是高一入学时的那个学习委员。

其实他也不太清楚自己怎么当上的,只不过是在一个普通的课间,被笑的一脸淫荡的班长叶修挥挥手叫出去,然后班主任一脸正气的说“韩文清啊我想让你当学习委员”。

生活真他娘的神奇啊。他本来想当物理课代表的。不为别的,因为张新杰想当物课代,而据韩文清对他这几年的了解,张新杰想做到的事没有一件是没做到的。

都说那些能在严冬早晨不皱眉头不犹豫的一把掀开棉被的人,都是能干大事的料。上上个寒假韩文清和张新杰两家子去东北旅游,这也是为什么韩文清知道张新杰绝对属于“能干大事的人”。

那时简直是噩梦,张新杰全身散发着恶寒靠近卷成花卷形状的韩文清,然后双手齐出,把老韩掀了个底朝天。

好好的晨勃都被冻的软下去了。

后来喝粥时,张新杰说“我冻死了,所以怎么能让你好过”。

韩文清一拍桌子站起来,本来想吼一句“分手”,结果被张新杰冷漠喝粥的眼神盯着,不自觉就怂的坐回去继续啃花卷儿了。

好像有些跑题。

2

第二天。

韩文清持枪上岗。

......就是身为一位伟大的学习委员,认真工作,好好学习。

他想着这些,手上飞快的抄着答案。不怪他,昨天他真的忘了把地理卷子带回去了,张新杰都信了。

呸。

“各科的课代表收完作业到我这儿来报一下没交的人名儿。”

'哎呦,看来是另一位能扛起大梁的学委发话了啊,'韩文清三心二意的边看四世同堂边想着这些,'声音挺好听。'

然后转头一看。

他妈的废话,是自个儿同桌张新杰。

因为开学时还是挺热的,但张新杰曾经在初中的某次出操时说“宁热不冷”,韩文清理解他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宝宝不喜欢感冒,鼻子堵的难受。

哈哈,新杰真可爱。

然后那时跑步,王杰希瞟着他右边笑的跟发春了似的韩文清,头一次露出了有点嫌弃的表情。但是韩文清不在乎,爱被谁嫌弃被谁嫌弃。

回到现在。

所以张新杰在九月初就套上了长袖校服。

他们这一期的高一校服普遍都偏大,根据信息课代表肖时钦的话来讲,就是“反正公款,布料越多越实惠”。

大概穿在身上都能甩着袖子跳舞了。

张新杰是把袖子挽到胳膊肘以上,松松垮垮的时不时滑下来,现在双手撑着桌子站起来说话,袖口就直接哧溜的下来把摊开的手遮的只能看见是个指尖了。

韩文清被萌的一个激动,把东西半球分界线写成了20°E和160°W。

啊。

感谢校服。

3

后来韩文清在第三节语文连堂的课间问张新杰怎么成学委了。

“因为我听老师说你成学委了。”

“所以?”

“你看看今儿早上的作业......如果其他人是学委,你就惨了。”张新杰翻白眼。

“哦,新杰你是来帮我的啊。”

“......你初一当体委扭了胯,初二当化课代被稀硫酸烧了手背,初三当语课代被老师当场发现爆粗口。”张新杰很无奈,“我很担心你当学委的话,会不会在成绩上出问题。”

“......靠。”

4

政治老师是一位女士,说话慢条斯理,还非要用上一些繁杂的成语。

用叶修的话来形容她的长相,就是'颜面激凸'。

用黄少天的话来形容,就是'刀削斧劈的面庞'。

用王杰希的话来形容,就是长得有点儿奇葩。

说完,叶修就哈哈哈哈的说:王大眼儿你还有资格说别人长的奇葩。

当天下午的体育课,叶修因为体委王杰希的一个小报告,被老师罚跑六圈儿。

......

韩文清说话办事儿都很快,但不是让人发慌的快。而这也就导致他对于政治课完全提不起任何的兴趣。

快节奏的生活很难容下一件慢吞吞的东西,就比如说政治课之类的。

而特别的是,张新杰对于政治却毫无感觉,这在他们这个理科实验班中是独一份儿。韩文清懂,因为这么多年他都没看见过张新杰对任何一个科目流露出'不喜欢没兴趣'这个情感。

还挺心疼的。

毕竟对自己要求太高并非是件好事,韩文清觉得这多累啊。

然后他就看见张新杰整整齐齐的在政治笔记旁边画了个小人画,活灵活现天公之笔。画上的那个小人正站着睡觉。

图画绝对是新杰心灵的写照。

韩文清这么认为的,他自己也信了。

5

学校组织参加了一次全国的英语戏剧表演大赛,没多少人想去,这是实话。

不过有趣的是,王杰希在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居然第一个想上台表演。

黄少天乐了,说“哈哈哈,王杰希你演啥呀,不会是白雪公主里的那个后妈吧哈哈哈哈哈”,最后笑到一半时被王杰希拿着教学用的大三角板给“突突突”。

隔空开枪,无限弹匣,令人惊叹的弹头轨迹,看的张佳乐在一边捂住胸口,一脸感动,仰头感叹一会儿后他大声对王杰希说:“靠,大眼儿啊,你他妈对着喻文州开的枪,能不能真诚点?”

话回正题。

张新杰对于王杰希突如其来的英语热情感到迷惑而被水淹没的不知所措,于是开口问:

“你要演什么剧?我可能能帮上忙,完善剧本的语法和布置舞台的苦力之类的,我都能解决。”

旁边同桌韩文清一听到'布置舞台的苦力'这七个字,突然感到膝盖一紧。

“......嗯......”王杰希双手食指交叉,下巴隔在手背上,十分文艺的看这前方黑板上面的那个五星红旗,思维又不知道云游到哪里去了,“我要演卓别林......”

“......”

张新杰听了之后立马想装作不认识王杰希这个人一样,但是被后者拉着到学校小卖部买立顿的国茶了。

身为张新杰同桌的韩文清将对话听的一清二楚。

哈哈,不用当苦力了。

评论 ( 2 )
热度 ( 44 )

© 朝六晚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