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六晚九

太阳是如何升起来的?

爬墙能手。三分半热度。

带土/板车/晓/韩张/DN/RWBY

游戏王骑和农药,贝利尔死活不出。

[宇智波带土/晓]道理我都懂,可你们为什么要一起洗澡?

强行HE。

卡带卡。飞角飞。

晓CP内部解决。

。。。。

~|||||||||

是游戏就会有挂出现。

而有挂出现的游戏就会变得越来越辣鸡。

为了守护这个游戏,晓公会的成员们决定成为偶像!

......

......

......

带土擦擦眼睛,又看了看游戏论坛的热门贴子。这是个晓公会的应援贴。

真的不是错觉,这本来表明他们晓出名了,可是带土完全高兴不起来。

他就是想在这个游戏里摸摸鱼,比卡卡西玩的牛逼一点罢了,然后混着混着就这样了。

现在是晚上九点,正是暑假时间,温度正常。这个季节中也就这个时候会凉快一点。

带土在他自己的房间里,泡了杯茶,屋内四周黑瞎瞎,面前是亮着的电脑屏幕。

斑还在楼下沙发上窝着,看电视。他通常是随便调个很无聊的频道,然后就双眼无神的放空自我,最后在沙发上睡着,十一点时被早就习惯了他这样的带土叫起来,刷个牙到床上躺着。老师的暑假就这么无趣。

鼬和佐助在佐助的房间做见不得人的事情......带土把所有他不知道的事都称为“见不得人的事情”,这样一来别人也就不会问他,得个清闲。

泉奈也在。他四年一期的项目最近终于弄完了,可以休息整整六个月。带土三天前向他安利了这款游戏,结果没想到的是......

每天玩十多个小时!

只用了两天就把等级练上来不少!

不过带土也不管他,只有斑会时不时端杯水过去叫泉奈一起出去遛弯儿,放松放松眼睛。公务员真是可悲。

话回正题。

带土发现了论坛上的一栋晓公会的应援楼,他没敢点进去,而是第一时间打开了晓公会全员和卡卡西的聊天窗口。

他把论坛该楼的地址复制给了所有晓公会的成员。

然后他又把地址发给了卡卡西,后面加上一句“哈哈哈看我牛逼吧”。

卡卡西鸟都没鸟他,明明显示了已读,可依旧没有理带土。气的带土连发十个窗口抖动,卡卡西才回复了。

[整天带个口罩以为自己很帅的白头发勉强算得上好朋友]:哦。

“我!!!靠!!!”

本来在沙发上好好睡觉的宇智波斑被楼上传来的怒吼惊的一下子醒了,而电视里的三流恐怖片正好播到了高潮部分,又把斑吓了一跳,和无辜的毛毯互相卷着滚下了沙发。

“带土!!!你炸了???”

斑冲楼梯口叫。

“卡卡西笨蛋,你妹!!!”

斑听到带土鸟都没鸟自己,怒火从三丈冒到了六丈。

“带土你个小混蛋给老子下来!”

真是个不眠之夜啊,鼬听见外面两个人的怒吼声,坐在佐助的房间榻榻米上想,把手里的一对王炸甩出去。“佐助,你又输了。”

“该死......”

“脱吧。”

佐助十分不情愿的把最后两块遮羞布中的一块扯了下来。鼬笑了。笑的让佐助觉得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最后分别以带土被斑冲上楼来教训、佐助再输脱光后羞耻的钻进厕所而鼬笑眯眯的把牌收起来、泉奈红着眼睛又被别人在竞技场欺负一通,而结束。

......不眠之夜。

~~

此时是早上九点零七分,十多个少年郎在大广场旁边的篮球框旁休息,一个孤零零的篮球躺在篮球场中央被太阳暴晒。

正是在游戏中风风火火的晓公会成员。

迪达拉不停地摇晃着短袖下摆,让热气腾腾的空气流动起来,他现在恨不得身上多长几张嘴喘气。热!热!热!

“谁去买几个冰棍儿啊......带土你别靠过来,热死了,嗯!”

飞段依旧活力十足,从石墩子上跳下来,跑过去把篮球捡起。“谁来跟我打,先得十分的命令角都去买冰棍。”

“我和你打!”

“我来嗯!”

“豪火龙之术!”

“......”

“关我屁事啊,飞段。”角都竖起了中指,顺便踹了弥彦一脚,“你才是我们老大,你说怎么办,回家刷竞技场去吧!”

带土一愣,突然想起了昨天晚上看到的那个晓公会应援楼。

“你们看没看昨晚上我给你们发的论坛啊,我都没敢点进去,有些羞耻。”带土问,手一摸头顶,全是凉下来的汗。

“小南和弥彦昨天住我家打单机来着,没看见。”弥彦想仰头45°角望天,结果被太阳光晃了,“哎呦卧槽。”

“我昨天......赶稿子......嗯。”

带土说迪达拉你怎么总是赶稿子啊,你得人生还有什么意义,你就不能坐在电脑前干些更有意义的事情吗?

然后迪达拉手刀了他一下。“你以为谁都像你啊?家里有个爱你的长辈......”

带土赶忙叫停,他老早就听过迪达拉啰嗦他家里那些事儿,整整听了两小时,还是戴着耳机刷副本的时候。

迪达拉到这儿上高中前是和家里闹翻了天的,他家本来想让他继承他爷爷和他老爹的产业,结果这个混小子就是不,拖着一个硕大的行李箱跑出家门时大喊“不如画画!做生意不如画画!”

一个月后迪达拉就到高中来报道,在几家漫画剧组应聘后找到了工作。

话回正题。

角都和黑绝思索了一会儿,然后同时开口:“我看了。”

带土惊喜,赶紧追问那里面讲了啥,是不是都在说“防风镜我男神”。

“我没有认真的看,不过前五十楼都在说"丸子是我男神"、"啊啊啊拆大你把我拆了吧"。”角都回忆着说,飞段在旁边吵吵,不过所有人都已经练就了把飞段的话从左耳进、鼻孔出的能力。

“......我把所有都看了。”

黑绝深藏不露。

白绝奇怪了。

“昨天晚上看的?”

“嗯。”

“我怎么不知道啊!”

“洗澡的时候,你没看。”

“哦......原来你捧个手机是干那个呢。”

“等等。”飞段听着听着就越觉得不对劲儿,可是因为逻辑猎奇而不知道到底是哪里不对。

还好鼬直接说:“你们两个在一块儿洗澡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原来你们都不知道啊!”带土有了莫名的优越感,拉着一张脸,十分骄傲的说,“他们两个就这么没羞没臊!”

鼬坐在木椅上,俯下上身,想是受到了什么打击。“佐助......五年前就不和我一起洗澡了......”鬼鲛安慰的拍拍他的背。

“我靠,鼬你的关注点完全不对啊!”

弥彦一拍大腿:“绝们,你们怎么能做这么羞羞的事情呢?”小南作为唯一一个女生,早就红着脸堵住了耳朵,旁边站着靠在铁丝网上的长门抬起头迎着阳光感叹生命与和平。

“这有什么啊......我和黑绝感情好......带土,你小时候不还和卡卡西在游泳池里抱成一团吗。”

“是。”黑绝附和着。

“靠!谁告诉你们,是不是斑,是不是!”

白绝耸肩,眯着眼睛一副奸计得逞的样子。“要叫斑老师。”

蝎叹了口气,说。

“道理我们都懂的,绝儿们。”

“可这实在是太厚颜无耻了,嗯!”

评论 ( 1 )
热度 ( 113 )

© 朝六晚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