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六晚九

太阳是如何升起来的?

爬墙能手。三分半热度。

带土/板车/晓/韩张/DN/RWBY

游戏王骑和农药,贝利尔死活不出。

[宇智波带土/晓]数五十下

强行HE。
Friends梗。
卡带卡。
晓。

。。。。

。。。。第三下

迪达拉很陶醉的在用飞段家的筷子敲铁盆,还真的奏出点儿调调来,细听好像是一种东方古典的音乐,叮叮当当。

其中夹杂着蝎的水玻璃杯伴奏,旁边小南看情况给他倒点儿水,变下调儿。

“蝎,快下一节了,嗯。”迪达拉说,提醒一下合奏的另一人。

“话说飞段你是不是好开心,做饭的时候还有音乐听!”

“开心你妈,”被叫到的人还穿着围裙在厨房里忙活,只听一声菜刀砍案板之声传出来,坐在沙发上判卷子的白绝被吓得在一张卷子上画了个红道。

白绝立即转头面目狰狞骂飞段,因为他发现这张卷子是宇智波佐助的,飞段也回骂说草你妈你还想不想吃饭。

白绝不吭声了。

带土跟卡卡西坐在饭桌旁边听迪达拉和蝎敲筷子,鬼鲛此时也加入了他们两个,拿着一个白瓷勺,用手柄处轻敲水玻璃杯的杯臂,发出的声音比蝎的要厚重一些。

带土托着下巴想了会儿,越想越觉得这个曲子怎么耳熟,他好像都能跟着哼出下面的调,于是问他们三个这究竟是啥。

“我觉得你们公司需要开除总经理了。”

“带土你是不是傻?”迪达拉说,手上倒没乱。“这是游戏背景音乐啊,叫悲哀,嗯。”

鬼鲛点头。“就是赤月公司和新火公司联手投资做的那个,忍者。”

“哦我想起来了!怪不得那么耳熟,是止水编的曲来着。”带土惊讶的说,然后又笑的很猥琐,“原来你们那么喜欢忍者啊,我也玩儿。”

卡卡西也笑,说他也玩儿,今天的任务好像还没清干净呢。

他的工作和鼬一样,是朝八晚五的类型,需要注意力很集中,不然一个手抖就把千万古物弄坏的话,把自己卖了都赔不起。工作时间并不长,所以卡卡西自然有时间去玩这些。

飞段在厨房里叫角都过去帮忙把鱼削一下鳞剁了,顺便清清内脏,不然做出来会有些腥味,把苦胆弄破了就更可怕了。

上次他让黑绝过来搞鱼,后者一刀两断,拿着寒光阵阵的菜刀把鱼从中间劈开,连点儿皮儿都不带连着的,把旁边的厨师飞段吓得手都软了,上去一看,苦胆也被弄破了。

所以他不得不叫角都或者鼬来干活。

至于游手好闲的带土等人,希望他们不要把自己玩儿死就行了。

“你们谁看小绵羊?”白绝边判卷子边换电视台,完全不务正业,红笔哆哆嗦嗦画出来的勾和叉都有点斜了。

鼬已经把这个场景拍下来发给斑了,明天会出人命。

小绵羊是一系列儿童启蒙电视剧,深受广大民众喜爱,历史悠久,年纪比在座任何人都大。

卡卡西还记得带土上学时的铅笔盒上的图案就是小绵羊,他本人长的也跟小绵羊似的软,课间碰到还会甩给自己一个并没什么威慑力的瞪眼。

然后卡卡西回头看了眼带土,发现后者正在很没形象的抠胸,抠完了还把衣领扯开看看里面的状况。

岁月......唉。

白绝刚喊完,迪达拉就不敲了,拉着蝎跑过去坐到沙发上目不转睛的看小绵羊。

小绵羊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看头,就是一个看上去十分亲切的中年女性左手套着一个绵羊布偶,对着它亲切的聊天,聊着聊着就让电视前的观众们倍感亲切了。

一众人面带微笑的看着电视回忆童年,放空自我。现在工作压力多大啊,一个不小心就可能丢了饭碗,尤其是像鼬和卡卡西这样的,迪达拉与蝎亦然。

过了一会儿,弥彦起来,一巴掌从白绝手里抢过遥控器,把电视关了。

这一举动引起了客厅一众人的不满之声,白绝大叫“喂那可是小绵羊”,带土捂住胸口坐在那里像是受了什么打击。

“都闭嘴,我有事儿要说!”弥彦放大音量把不满声压下去,又把遥控器扔向正在冲自己喷口水的迪达拉。

“感恩节快到了,你们都有什么安排吗?”

“回家滑雪。”卡卡西说。

“回家吃饭啊。”带土和鼬一起说,宇智波全家在感恩节当天都是要回家吃个团圆饭的,不管是目前远在他方的镜,还是目前学业繁重的佐助,无一例外。

“妈的,”白绝呸了一下,“被斑留在办公室加班。”

黑绝说我陪他的。

迪达拉和蝎的家都远在东方,所以他们俩并不对感恩节很感冒,最多也只是每年新年时回家一次,其他时候浪得很。

鬼鲛......他不想回家相亲。所以谁也别想赶他回去,就算是鼬也不行。

哪次他敲开他爸妈的门时不是被一堆苦口婆心劝结婚的话语所包围?即使是知道这其中是满满的爱意,可鬼鲛实在,难以忍受。

弥彦他们三个更别提了,是从孤儿院出身,三人是经过苦难才在这金钱社会中有立足之地的。在这过程中,他们结识了这屋中除卡卡西外的九人。

这也就是他们在感恩节需要感恩的数份友情。

飞段......他自从和角都见了双方家长之后,就差不多被逐出家门了。挺悲催的,不过天天看他和角都住在一块儿还挺高兴,这也算是种安慰。

弥彦哦一声,还想说什么,结果飞段在厨房一声大喊“谁把冰箱保鲜层的那瓶生抽拿过来”,顿时众人起身,为了讨好今晚晚饭的主厨,都争先恐后的抢那瓶可怜的生抽。最后是小南微笑着拽住弥彦的头发把生抽抢到了手。

果不其然。

当晚端上桌的菜里,就属小南盘子里分到的鲫鱼肚子多,而和飞段顶过一次嘴的白绝分到了......一个鱼头。

白绝欲哭无泪的吃到了两片鱼脸肉,虽说鱼脸是鱼身上不可多得的嫩肉部分,可也顶不住一个少啊。白绝为了报复,把飞段的汤喝了两碗。

评论 ( 3 )
热度 ( 87 )
  1. Spideygirl朝六晚九 转载了此文字

© 朝六晚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