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六晚九

太阳是如何升起来的?

爬墙能手。三分半热度。

带土/板车/晓/韩张/DN/RWBY

游戏王骑和农药,贝利尔死活不出。

[绿高绿]身体无用组织切割手术

黑子的篮球。

绿高绿。

并不是强行HE,因为他们俩根本不会有BE。

官方太牛逼,我都没什么可写的了。

秀德的日常。

。。。。

绿间真太郎在某一日清晨准时踏入篮球馆,身旁跟着高尾和成。而高尾和成一脸幽怨,当然,是他故意做出来给绿间看的。

宫地定睛一看高尾,嘴巴鼻孔张得老大,哈哈哈哈笑个没完,仁仔教练捂住了双眼。

这一切的源头来自于今早的晨间占卜。

\\\\\\\\\\

本来,今天应该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工作日,高尾到绿间家等他的时间比平常稍稍晚了些,都怪高尾的妈占着厕所不放,被自己那早就被某男性同学勾了心的儿子敲门催促时还抱怨了好久。

高尾背靠着电线杆,仰头看着有点灰云的天空,想着今早种种,叹了口气。唉,女人果然是每个月都会过激那么几天......

今天被妈搞得连晨间占卜都没来的及看......

在电线杆对面,隔了高尾一条马路的那个屋门及其准时的打开,他正想用及其快乐的笑容迎上不拘言笑的另一个人的时候,发现今日的绿间似乎有些怪。

绿间衣装整齐,绷带已经缠好,头发梳理的很利落,大体看上去极其正常。

而高尾感到了一股带着些愧疚与坚定的眼神直直盯着自己,随后他有点紧张轻轻嗓子,说:“嗨,小真,走吧。”

“等等,高尾。”

“啊......啊哈哈......”

高尾转头,看到绿间右手手心静静放着一把橙色的剪刀。“啊,今天巨蟹座的幸运物原来是这个呀!抱歉啊小真,今天我还没来得及看晨间占卜呢......”

“......不是。”

“啊?”

绿间换了一只手拿剪刀,右手扶了扶眼镜。“今天巨蟹座的幸运物并不是剪刀。”

“哦......哦!那是啥啊?”

绿间叹了口气,难得的犹豫了一会儿,说“高尾你先闭上眼睛”。高尾摇头晃脑的“啊”了一下,闭上了眼睛。

只听“唰”的一下,高尾和成感到自己左耳前方的那处本该被黑发遮住的部分一下子凉了。

“我靠!”

高尾往后一蹦,双手捂住左耳,姿势十分少女。那一刹那,他睁开眼睛,看见绿间右手手心里多了一大嘬黑色的头发。

“小真!!!你在干嘛!?”

好了。

高尾知道今天巨蟹座的幸运物是什么了。

“你为什么又叫又跳!我本来只想剪几根的!”绿间低头看着手上的头发说,“我手再稳也经不住你叫......”

我还以为伤到你了!

高尾平静下来,呼了口气,问绿间今天幸运物是什么。绿间转头一哼一切,有点愧疚的看了眼高尾那头变得超级不对称的头发,向学校走去。

“哎呀,不是小真你的错,刚刚剪刀贴到了我的脸上,冰死了!”高尾跑上去跟在绿间身边,搓了搓被剪掉头发的地方,“我知道小真肯定不会伤我,不过下次要说一下啊,我肯定会配合的啦......”

“嗯......”绿间稍稍低了下头,特别小声说“对不起”。结果高尾居然开始“哈哈”笑,又把绿间惹得“哼”一声不理他。

然后到了学校,就是那一幕。

////////////////////

训练期间的中途休息时,绿间左手攒着高尾的头发,去了趟厕所。

高尾和成趁着这个时间,冲大坪叫:“大坪前辈,开一下热点!”

大坪一脸奇怪,宫地也朝高尾投来疑惑的眼神,可他视线一落到高尾的头发上,就毫无形象的开始大笑。

所有队员早就把高尾这个样子给拍了下来充当纪念,不管高尾怎么用手遮,绿间怎么用身体挡,都没能逃过他们的摄像头。

“宫地前辈你笑够没有!啊,我就是想听一下今天的晨间占卜。”

大坪一幅“哦哦我懂”的表情,说“要看巨蟹座的今日运势是吧,前辈帮你”。

//////////

“今日巨蟹座的幸运物是最亲密的朋友的头发,各位巨蟹要注意友情的编织哦!”

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小真。”

绿间真太郎攒了一整天的头发在手里,而高尾和成顶着一头完全不对称的头发过了一天。

放学的时候,两位在篮球队里是最佳搭档、在班级里是前后桌的好朋友(好**)的秀德学生,又走上了一同回家的路。

高尾把绿间叫住,绿间回头,示意“有话快说,我们去买红豆系列的饮品喝”。

“什么?”

“下次如果还需要这样的幸运物,就把我一直带在你身边就好啦!”

“......”

中午的时候,灰云就已经散了,太阳毫无阻碍的把光照到这片空间。现在已经是傍晚,因为绿间晚上有个钢琴课要上,所以高尾和他并没有再加练。

橙黄色的夕阳带着令人无法忽视的暖意,柔腻腻的附着在绿间和高尾身上,秀德大门正向西。

高尾看见绿间的脸被光照得都看不太清,正如他在赛场上一样耀眼,而自己正站在他身边,也可以说是终于站到了绿间身边。

“好的,谢了,”绿间低声说,“高尾。”

/////////

“给,小豆汤!”

“谢谢。”

“话说,小真,你应该没那么笨啊,怎么会想不到'把高尾和成带上'这个完美的解决方案呢?”

“哼,因为今天巨蟹座和天蝎座的相性不和,不宜互相靠近。对了,高尾你离我远点,不要靠近我一米以内!”

“小真你怎么这样!还有为啥把我的头发当成驱魔符举到身前!”

评论
热度 ( 38 )

© 朝六晚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