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六晚九

太阳是如何升起来的?

爬墙能手。三分半热度。

带土/板车/晓/韩张/DN/RWBY

游戏王骑和农药,贝利尔死活不出。

[宇智波带土/晓]数五十下

强行HE。
晓。
架空。
Friends梗。安利老友记。
卡带卡。

。。。。第一下

白绝一手拉着黑绝一手抱着一大叠卷子,一脚踹开中央咖啡馆的玻璃门。他这个行为惹到了店长长门,所以他被后者瞪着,一屁股坐在宽沙发上。

“白绝,你会死得很惨啊,嗯。”迪达拉翘着二郎腿,抿了口拿铁,“长门爱他的店,而小南爱长门,可弥彦爱小南,所以你会被弥彦打死,嗯。”

黑绝拍开白绝的手,从软软的沙发上站起来去吧台拿了杯浓缩咖啡,回来给了白绝。“靠,”他一口干了咖啡,“斑把整个年级的生物卷都他妈给我判,这是让我死!”

白绝把杯子重重放到木茶几上,发出挺大的声响,让别的客人都转过头来看他。

“白绝你小点声!”弥彦走过来压着嗓子说,他手里还端着小南刚冲出来的柠檬茶,准备送到那个靠窗边桌旁的客人面前。

“冷静,你一定做了让斑不爽的事。”蝎说。他腿上摊着一个素描本,上面被划了一道铅笔印,一看就是在设计这期杂志的封面时被白绝吓到了。迪达拉听他这么说也点头,说斑不是这么不讲道理的人。

“宇智波能讲什么道理......我就是让佐助和鸣人跑圈去了......”
“因为他们两个又打架来着。”黑绝补充,手里捧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要的摩卡。白绝拍着腿说这应该的啊,破坏校风校纪,弥彦撑着沙发背翻了个白眼说你还是别告诉鼬了。

“凭什么?十圈算多?四千米很长?”
小南做好了咖啡,走过来随便抽了张餐巾纸折了一朵很可爱的白玫瑰,,放在茶几上的那个“SERVED”暗黄金属牌旁边。“还有人想喝点什么吗?”她笑,“四千米挺长的,对我来说是。”

这时候又有三个风尘仆仆的人推开咖啡馆的门进来了,迪达拉举起手挥了挥。“三位,比赛打的怎么样啊!”
蝎也十分感兴趣的把本子和笔扔到茶几上,白绝完全忘了即将熬夜的苦痛,连长门都双手撑在红木吧台上探出身子看,脸上掩盖不住笑意。

以这群人认识了十年的熟悉程度,接下来的这一幕足以让鼬把他心爱的丸子掉到地上。

按常理来说,飞段比带土还能闹,更管不住嘴巴,可带土比飞段还能说,说的还都是没什么逻辑的话。他们两个凑在一起,如果旁边站着角都的话,后者的存在感会小到不能再小了:冷静不多话这性格,不能怪谁。

所以当飞段和角都都面露踌躇之色的回头看着周身散发阴沉气场的带土时,沙发旁的几人都惊呆了。

“角都,你说吧......”飞段戳了戳身旁的角都,又回头看了看带土,“身为好哥们儿我不能再伤他心了......”
角都转过头来瞪着他,比赛时戴着的露指手套还没摘,上衣和鞋跟都有泥:“为什么我要说?”随后走到吧台处要了杯冰镇的柠檬茶。

迪达拉扬着眉毛做出喜闻乐见的表情,从坐改成跪在沙发上,一抬腿就从沙发背上翻下去,搞得蝎不得不和白绝一起用力坐住沙发沿防止它向后倒。“你们仨谁说都好,不然迪达拉又要开始日沙发了。”弥彦一巴掌拍他头上让他别闹。

“......”带土无力的把自己摔进柱子旁边的那个小一号沙发里,整个人散发的幽怨之气都快把沙发皮熏黑了。

白绝小心翼翼的缩起来,问飞段到底怎么回事,带土这样简直是太不正常了。

“角都你说吧......”飞段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角都喝了口茶,平静一下。

“比赛我们赢了。完败对方,他们毫无还手之力。”迪达拉听到这儿就激动得拍手,结果被小南弹了下脑袋,想起来带土还处于低气压之中。

角都瞪了飞段一眼,继续讲:“我们出来之后,碰见了带土的......嗯......女朋友。”

蝎想了想,说是不是那个很可爱的,扎着辫子的那个黄头发小姑娘。迪达拉踹了他一脚。

“不要打断。然后......带土被她踹了。”

白绝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带土你怎么不经打啊?我他妈被斑扔了年级七八百张卷子都没这样!哈,哈?”他看见周围人都没这么乐,突然感到自己很傻逼,于是慢慢降低音量,“哈哈哈哈......”

黑绝拍了拍白绝的肩膀,说你不是我兄弟,我兄弟不会这么傻。然后他冲带土双手合十做了个善哉的动作。

飞段叹了口气:“带土,咱们不能停滞不前。女朋友就像冰激淋,有各种各样的口味,而你就像个勺子,需要去一勺勺吃......”
“闭嘴飞段!”角都打了他腿一下,疼的飞段呲牙咧嘴。

带土抬起头,看向长门,小南会意的跑去给他泡了杯黑咖啡,很苦的那种,迪达拉和鼬一直受不了的那种。

“现在我觉得像是有人把手从我的喉咙里伸进去,抓住了我的肠子,然后把它们从我的嘴里拽出来打了个结。”他捧着黑咖啡,瘫软在沙发上。“啊......”

弥彦听了干呕不止,白绝本来想说你的形容不符合生物的构造,可被黑绝一眼瞪的把话吞回胃里。

蝎翘起了二郎腿。

“带土,人生多变,而且你也没有用去结婚的心态和那个可爱的小姑娘谈。”他单手托摩卡,看起来十分绅士,说的话也很绅士,“你们亲了吗?”

“......没。”

“牵手了吗?”

“......没。”

“距离近到十厘米以内了吗?”

“......这个好像......也没......”

“那你伤心个什么劲儿?”

迪达拉崇拜的看着蝎,说蝎你怎么这么哲学啊。蝎摇摇头,高深的说我是过来人。

“可我想谈恋爱!谈恋爱!”带土一口干了苦到会让小孩子尿裤子的黑咖,拍案而起,“现在,立刻,马上!谈恋爱!不要单身汉!”

小南翻了个白眼,把他喝空的杯子收走。

带土狰狞的指着咖啡馆的玻璃门,对沙发上的一群单身汉咆哮着“我他妈好想要个对象啊,我他妈好想谈恋爱啊,以结婚为目的也行”,然后那个门好像应了他的某种魔法召唤一样被人推开了。

沙发上一群人目瞪口呆的看着一位穿着伴郎服的白发男人带着一束玫瑰花小跑着进来,漫无目的的左右看,跑到吧台那点了些什么。弥彦看了看带土还没放下的指着玻璃门的手,又看了看这位白发男子,手中的服务托盘都掉下去砸到了飞段头上。

角都把柠檬茶放下,站起身,也学着带土的样子指向店门口,说:“现在,立刻,马上。我想要一千万美元。”

。。。。第二下

后来带土在那个白发男子端着玫瑰茶转过身来时才认出他是自己以前的同学卡卡西,刚刚只是觉得挺熟悉得。那时候他们算是水火不相容,一见面就要互相瞪几眼。就在准备好好谈谈“感情”时,鼬推开门和鬼鲛一起进来了。

他们两个穿着毛衣,在这个因为气候变暖而不算很冷的深秋中挺合适的。鼬在博物馆做修复工作,鬼鲛则是管理展品的人员,所以每天一起下班来咖啡店里喝点什么,顺便与其他人聊聊。

鼬一看见背对门口的沙发上沿冒出一撮白毛,下意识喊出“卡卡西”,受到了带土奇异的目光。

“哈喽,鼬。”小南挥手打招呼,走向吧台后方的厨房门去准备每日例行的丸子环节,这是鼬必不可少的茶点。

“大家下午好,我今......”

“等等,鼬,你怎么和他认识啊?”带土打断他,指着怀中还抱着玫瑰的卡卡西。白绝心里怒骂带土真是个煞笔,天上掉下来的碰玫瑰帅哥都这么对待,难怪女朋友没有交往超过一周的。

鼬眨眨眼睛,鬼鲛从他身后走出来坐到沙发扶手上。现在人有点太多了,一大一小两个沙发完全不够挤,而且带土和卡卡西之间还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拒绝靠近气场,剩下的那十几个人只能叠罗汉一样坐着。

最底下的白绝抱着卷子很倒霉。

“我和鼬是同事啊,带土。”卡卡西笑着说,手里的玫瑰茶还没动,香气四溢在周围,和咖啡、柠檬的香味混在一起。

带土怀疑又不满的看着和自己同姓的室友宇智波鼬,说你居然这个都不跟我说。鼬冷漠的看都没看他,然后在小南端着一小碟丸子过来时瞬间变成微笑脸。

“嗯......你干嘛穿成这个样子?”

“朋友结婚要我当伴郎,另一位伴娘向我告白来着,我不会应付,所以坐火车来这儿找鼬了。”

鼬一脸认真的噎到了,喝了口鬼鲛递来的茶顺气儿,转头对卡卡西说“我想保持单身”。而带土幸灾乐祸的完全找错了重点:“哈哈哈哈卡卡西你原来这么纯情!”可他转念一想,发现自己好悲催,卡卡西被人追,他被别人踹。

世道不公,天下不平。带土又变得沮丧,刚刚看见卡卡西的兴奋感消失了,他再要了杯黑咖。

“你再喝的话,晚上别想睡了。”小南拒绝服务,弥彦叫她过去帮一下忙,现在正是营业高峰期,人还挺多的,如果她还在这里听八卦的话弥彦会累死。“总之不能再喝了。”

带土说今晚有项目,正好通宵赶出来。白绝像是找到了伙伴一样扑过去,说太好了带土,我今天也得通宵批卷子。最后被刚失恋的带土一脚踢回去。

“说到通宵,你们又提起伤心事了......”飞段一拍大腿,单手捂脸装作哭泣状,“老板要我做个新菜单的模版出来,我他妈不会啊!”

“新菜单?”

“太好了!”迪达拉叫,“今晚去飞段家吃饭!”

“滚,我不允许!”

角都喝茶。“你不让我们尝尝,怎么能确定你的菜到底好不好吃呢。”

“角都说的对。”鼬咽下最后一个丸子说,还郑重点头,“我要吃松鼠鱼。”

“松你妹,中国菜难做,不干。”飞段抱胸,得意的说,这是身为厨师的骄傲。

“是啊,鼬,吃鱼不好,飞段收拾起来太麻烦了,”鬼鲛笑着说,“吃扇贝多好。”

“我靠鬼鲛,你要整我?”

“扇贝不过是比鱼难收拾点啊,还好吧!”

“不好!”

蝎埋头画封面的设计,闷声说“所有菜品都要做的达到一定艺术水准”,飞段摆出实力冷漠的脸。

最后他站起来说:“老子不给你们这群光吃不干的混蛋做饭!”

带土窝在沙发里一言不发,伸手把宇智波公司总经理的身份牌拿出来挂在衣服上,随后翘起二郎腿,做出一副很屌的表情,低声说:“天冷了,让飞段失业吧。”

“带土你他妈就是个游戏公司的经理管的着我个厨师吗?老子米其林厨师,草拟爸爸!”

卡卡西托着下巴想了想,还喝了口茶,最后说“那你应该是我们这群人中工资最高的”,引发一片不满的抱怨声,角都一锤定音的说今晚就去吃空飞段。

飞段捂住胸口无助的倒向沙发,屁股正好坐在白绝的手上。

可白绝手上还拿着一根红墨钢笔判卷子。

飞段惨叫一声,真的起不来了。

评论 ( 4 )
热度 ( 108 )

© 朝六晚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