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六晚九

太阳是如何升起来的?

爬墙能手。三分半热度。

带土/板车/晓/韩张/DN/RWBY

游戏王骑和农药,贝利尔死活不出。

[宇智波带土/晓]道理我都懂,可你为什么突然掉线了?

强行HE。
亲情友情。
卡带卡。
一个手滑引发的血案。

。。。。

~||

“弥彦,弥彦在吗?”带土按下Alt键开麦说话,顺便喝了口一旁早已放凉的茶。凉下来的茶出奇的发腻,令人不舒服,失去了热腾腾时的那种清新温和之感。

他皱了下眉,并把注意力集中于电脑屏幕上。

“我在。”

“长门又被请去喝茶了?”

“对啊......我劝你别想着长门来了,带土,他最近挺忙的,很累。”

“呦!”大大咧咧的声音插进来,看来飞段那个耳麦是修理好了,“这关爱的语气是怎么回事啊,第一直男老大弥彦先生?”

“滚蛋,飞段,话说你和角都怎么还不来。”

“别瞎闹了,快交任务领赏,”角都幽幽的开麦说。

“说的好像奖励有我的一份一样......”

“不是把最好的橙武给你了吗?”

“那也......”

带土气急败坏的在世界频道发了一串儿表情,搞得在线玩家以为这位排行榜上能排上号的大神抽风,要卖号,下面跟了一排排明码标价要买防风镜账号的人。

“行啦你们俩,要说就私聊去!”

“哎呀,带土这莫非是......”

“空虚,寂寞,冷。”黑绝接上白绝的话,随后两人不管带土怎么叫都不再吭声,只有白绝发了几个嘿嘿的表情。

“带土,要不要把卡卡西再叫过来?”鼬开麦说。

他今天是好不容易完成了额外的课室工作,比其他人都要早的上线,还跑到木叶公会的领地里玩了一圈,招来佐助的团扇千鸟的一系列火系攻击,旁边身为悠闲的大学学长的鬼鲛十分无奈的吐出水遁全部挡下。

鼬开着增幅虐了一通佐助后,接受了来自隔壁房间的真人版佐助的骚扰,直到现在才回来,代价是交易给自己弟弟一个攻击力不俗,看起来还很帅气的手里剑武器。

“不要,我不!”带土又叫,“我!不要卡卡!西!”

[纸人]对[防风镜]使用了[木・切纸成叶]

“由不得你啊,带土,”本不常在频道里说话的小南开了麦,带土清晰的听到弥彦那里“咦”了一声,“不找卡卡西的话,你来给我们找个替补吗?”

“确实......”

“虽然卡卡西是木叶的人,但迫不得已嘛,嗯。”

“哦,对了,我明天有个雕塑要完工,不能上了。”

蝎的话成为逼哭带土的最后一粒灰尘,某种意义上也是逼出带土那个惊天地泣鬼神的想法的最后一根羽毛。

“好吧好吧,那这次就算卡卡西帮了我们。”不是帮了我,不是他帮了我,带土想,“而且蝎也有事儿,我觉得是时候加个成员了。”

这时候角都和飞段的两个角色风尘仆仆的从远处赶来,小跑与走路状态之间来回切换,以免那么快速的把耐力耗完。

“成员,新的?谁?”飞段高兴,总算有个能显示他是个游戏老手的机会了。

“嗯......”带土踌躇,发了几个冷静的表情,也不知道是想让他自己冷静还是要让其他人听后冷静。“初步想法是要让斑来玩......”

......

“......小南,”弥彦和平常没有两样的开口说道,“我才高二,压力就这么大,你瞧,我都幻听了。”

小南发了个微笑的表情:“是啊,我压力也好大,刚刚听错了。”

“是啊带土,你再说一遍吧,嗯。”

“我觉得我明天可以把雕塑上交的时间往后拖个一两天。”

“哈哈哈,角都,我们再做个任务去?”

“好吧,这次奖励可以五五分。”

“黑绝,2v2走起?”

“嗯。”

带土无奈的听着这群很轻易就背叛友情的家伙那完全是在转移话题的聊天,而且他能肯定,刚刚说完那句话后,隔壁鼬的房间里传来了重物落地的声音。

很有可能是鼬不小心把鼠标拽了一下后,导致桌子下面本就有点松的电线固定带散开了。

“斑------”带土打开房间门,朝楼梯口喊,“鼬那里出事啦------”

鼬打开门,探出头,十分冷漠的看着带土,身后的佐助也是这样的眼神。

“带土------你去------”

“我------不------会------”

“你只会哭吗------”

“靠!”带土气,气自己这次又没说过斑,“鼬,刚刚怎么了,要我帮忙吗?”

“噗噜噜噜噜......”佐助冲带土吐舌头,鼬则赞许的看着他,揉了揉他的头发。

“刚刚是佐助听到你的话后,不小心把游戏机摔到地上了。”

“你居然开着音响上YY,你居然!”带土惊讶。

“佐助想听听,又没什么不好,聊的东西挺高雅。”

“你妹......不,你弟......”

丧心病狂。

带土决定要和其他人说明这一点,以后不能再放飞自我,要矜持,不能把小孩子带坏了。

回到频道里的时候卡卡西已经上线赶来了,也听说带土这个丧心病狂的想法。

飞段发了个发抖和留冷汗的表情,“带土哥你当真吗?斑可不是大蛇丸和自来也!”

“也不能这么说,”卡卡西发话了,“我觉得大蛇丸比斑更难搞定。”

“不要用'搞定'这个词啊,卡卡西!”带土打断,“这个词不好,会把佐助带坏。”

“佐助在哪里呢?”

“我这里,我开着音响呢。”

“啊?鼬你!哎呦我的妈呦......”迪达拉吓得连口头禅都忘了。

“大家冷静,冷静!”

“佐助?”小南沉默了会儿开口说,“是哪个很可爱的黑头发小弟弟吗?”

“他哪里可爱啊,小南!”带土不解,十分不解,那个小崽子的腿劲儿超大,上次踢他脚腕的那一下子依旧令带土记忆犹新,“他是个小怪物!”

随后就听见鼬房间那一侧的墙被“咚”的打了一下,带土不用想就知道是佐助干的。

“小南不要这么说,他害羞了。”

“哈哈哈哈,佐助害羞了!”

“不......我说,”带土再次使用表情刷屏技术,终止了这次飞到天边的谈话,“到底要不要把游戏安利给斑啊!”

他说完这句话之后,只觉得背后一冷,电脑屏幕也暗下来,似乎是......有人把房间里的灯光挡住了一部分。

“鼬,你还在你的房间吗......”带土用听起来依旧冷静的语气说。

“当然在了。”

“怎么了,带土,”弥彦问,“难道你还要拉上鼬一起去斑面前作死吗?”

带土没理他,“那佐助......也跟你一起?”

“这是自然。”

带土很缓慢的摘下耳机,转过头来。果不其然,其人未到而头发先到,大部分光源都被斑的头发遮住了。

他还真没想过会以这种方式向别人卖安利,按理说,斑现在明明该窝在沙发上半睡半醒,然后自己下去泡杯茶端给他的时候打几个哈哈,忽悠忽悠。这才是卖安利的正确步骤,到他这里怎么变得那么奇怪呢......

“你是想让我玩这个游戏吗,”斑伏下身子看带土的电脑屏幕,“想的美哦。”

“我们又不缺人,谁说非你不可啊!”

“刚刚不是说要卖安利吗?”

“我刚刚......”带土再次陷入一个令他脸红的境况,他的编谎能力差到鸣人都能判断真实与否,而且每次编完后没多久就忘了自己曾经说过这个谎,十分轻易便被人戳穿。

那么现在如何?

“刚刚......我们在排话剧。”

斑笑了一下,又嘲讽又开心的那种笑,可能是被带土的谎给逗到了。“那你们继续,我不打扰了。”

带土看着斑转身走出门的背影,突然想冲他吐舌头。

什么笑!一看就知道识破了我的话......

“如果缺人的话,就加柱间的小号好了。”斑关门的时候说了一句。

“啊?”带土又发呆,思考这句话的信息量,“啊啊?”

那个开朗乐观不畏艰难险阻坚持每次体育课都要带我们打水漂的老师?

那个长直黑头发能跟大蛇丸有一拼的老师?

他玩这个游戏啊?

带土超级惊讶的对频道里的人说,还断断续续的,惹得卡卡西打了他一下。其他人像是听了什么如同纲手交了男朋友一样爆炸性的消息,恨不得现在上微博把这事儿传出去。

隔壁房间又传出重物落地的声音,带土觉得如果再来一次的话,斑可能会气势汹汹的上来说带土你是不是要把房子拆了,总之锅都是他的。

鬼鲛很冷漠的站在一边。

他想了想,这应该是第五十八次对于公会成员的情报系统感到无力,还差两次就能凑个整,不错呀。

不错个屁。

大概晓公会里真的只有他一个人知道木叶公会的会长是柱间了。而且,他一点都不想告诉周围这十来个人,不为什么,任性。

......如果鼬想知道的话就只告诉他好了。

~|||

“柱间小号叫什么,谁知道啊?”

“不知道。”

“谁晓得,嗯。”

“知道这个又不能卖钱。”

[打我啊]对[打你给钱吗]使用了[暗・静默之影]

[打你给钱吗]进入了沉默状态!

“别总是钱来钱去啊,我们现在是......共产主义社会啊!”

[打你给钱吗]对[打我啊]使用了[暗・潭水]

“早就下水了,谈什么共产......”

弥彦吓的立刻打断他们俩,“靠,你们不怕被查水表我怕,我是会长!”

“会长了不起啊!”

“会长通常是要第一个背锅的人,”鼬解释,“不要逼弥彦了。”

带土没过脑子就接上了一句“他疯起来自己都害怕”,又让弥彦开大的揍了一顿,只剩层血皮。也不是说带土打不过他,毕竟弥彦双开着长门的牛逼号,大概只有GM能正面肛。

白绝一直在叫好,时不时放出个木遁来无差别攻击,几次之后也就被悲催的卷进去,成就了3p。

[佩恩]对[怀特君]使用了[圣・审判官]

[防风镜]对[佩恩]使用了[火・莲心焱]

[防风镜]对[怀特君]使用了[火・穿身爆出]

[想往脸上按钉子]对[防风镜]使用了[风・好大的口气]

[想往脸上按钉子]:你是猪吗?

[防风镜]:你说谁???

[怀特君]:当然是你!

[信不信我炸了你]:当然是你了,嗯......

[信不信我拆了你]:这戏可真好看。

[打我啊]:大家好,我叫戏。

[打你给钱吗]:我打死你哦。

[喝杯水压压惊]:输出在猛点,不死人的话,这事儿没完......

[丸子打包带走]:你怎么了?

[喝杯水压压惊]:有点受惊。

[布莱克酱]:打死怀特君,算我的。

[怀特君]:靠!

[佩恩]对[怀特君]使用了[圣・地爆天星]

[佩恩]击杀了[怀特君]!

“其实有的时候我真想把长门的号盗了,然后此生不与他往来,”弥彦感叹,回手又是一个大招轰向防风镜,“佩恩太牛逼了,打人真爽......”

“老子要开大的了!”带土的左手连续按了几个按键,右手的鼠标控制着屏幕上的红色圆点,迅速在想往脸上按钉子的身上勾勒出一些有棱有角的线条来,随后一敲空格。

[防风镜]开启了[神威],的到了大幅提升!

[防风镜]对[想往脸上按钉子]使用了[神威・移形换影]

[防风镜]击杀了[想往脸上按钉子]!

[佩恩]对[防风镜]使用了[圣・裁决]

[佩恩]击杀了[防风镜]!

[佩恩]对[想往脸上按钉子]使用了[轮回天生]

[佩恩]复活了[想往脸上按钉子]!

“双杀恭喜,恭喜!”

“突然想离老大远点......弥彦你别手痒痒的开六道!”

“我不会啦。”

“话说我们一开始的话题是什么来着,”小南问,“谁记得......”

“忘了。”

“不管了。”

“打团战啊!”

“对对对!”

带土鼠标一转视野一变,居然看见稻草人还站在旁边带着,孤零零的看上去很可怜,于是他走上去,用系统自带的几个数量可怜至极的非攻击动作在对方眼前晃了晃。

没反应?

带土操作着防风镜的第一视角凑过去,也就是让他往前走,直到面对面瞪着稻草人。稻草人的一张脸霸占了带土的整个屏幕,要是关上灯看还挺吓人的。

[防风镜]对[稻草人]挥手。

[防风镜]推了[稻草人]一下。

[防风镜]踢了[稻草人]一下。

[防风镜]摸了[稻草人]一下。

“靠,”带土骂,“卡卡西你到底还在不在线啊!”

[防风镜]亲了[稻草人]一下。

“卧槽带土!”

“我看错你了,嗯!”

“不对啊,这不对......”弥彦飞速的截图后思考,“说好了我们谁都不准用这个动作的呢?”

“这是公会的一个誓约啊......”蝎作为一个很遵规守矩的好学生,无力吐槽。

飞段大叫老子早就想用这个动作了,随后操作着打我啊上去就亲当场唯一一个妹子小南的纸人,结果被角都直接中途打翻在地。

[打你给钱吗]亲了[打我啊]一下。

“我靠!”白绝大叫,“二次犯规,二次犯规!”

鼬看到这场景,一言不发,飞快的撤离到几个身格开外,防止有什么特殊情况发生。结果家贼难防,被默许跟在旁边的鬼鲛直接让喝杯水压压惊亲了一下。

[喝杯水压压惊]亲了[丸子打包带走]一下。

“啊啊啊啊!”白绝的耳麦传过来砸键盘的声音,弥彦也跟他一起喊,“三次,三次罚下!”

“我受不了了,我想要!大叫!”迪达拉发了一串表情,把这几条系统提示刷到看不见,“蝎,我们打2V2去,嗯!”

[信不信我拆了你]亲了[信不信我炸了你]一下。

[信不信我炸了你]:......

[信不信我炸了你]:好吧,挺有趣的,嗯。

“迪达拉,你叛徒,”白绝叫道,疯狂刷表情,“公会的条款被玷污,黑绝你觉得这......”

然后他那边的麦就不做声响了。

“那边怎么了......”

“不知道......”身为罪魁祸首的带土终于敢吭声,他还一直让防风镜威风凛凛的站在稻草人身前,谁知道这群人哪个抽风扑过来就要尝尝这禁果。

“你还敢吱声?”弥彦一听这破坏了本公会纯洁无瑕的内在的人出声说话就来气,“你这带娃,卡卡西是卡当!”

“嗯......能不能换个高端一点的,老大,“飞段被角都又打又亲了之后一直处于懵逼状态,现在才好点,“卡当......我还卡裆呢。”

“而且是亚当主动,夏娃被动,嗯。”

“都闭嘴!住口!”弥彦叫,“总之我们要惩罚带土。”

这时候YY上显示白绝的麦又开了,所有人也就如弥彦所说的闭了嘴,毕竟聊着聊着天突然闭了麦,挺叫人担心。

“哈哈你们继续玩,我和黑绝洗澡去了。”

靠。

评论 ( 5 )
热度 ( 151 )

© 朝六晚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