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六晚九

太阳是如何升起来的?

爬墙能手。三分半热度。

带土/板车/晓/韩张/DN/RWBY

游戏王骑和农药,贝利尔死活不出。

[宇智波带土/晓]道理我都懂,可你的书包为什么那么沉?

强行HE。
卡带卡。
友情亲情。

。。。。

|||||||||

黑暗中的他如同小说动漫里训练有素的杀手或忍者一般,弓着腰,将力量内敛于身体内,等待着、忍耐着,伺机而动。他理了理套在脖子上以备不时之需的防风镜,抬起脚,悄无声息的向前移动。

目标!

那个坐在沙发上只露出半个毛刺刺的头的人,便是目标!

哼,这次轮到你被我......他想着,恶劣的一弯嘴角,正准备无声的笑一下。

“咳呵......噗!”

身为训练有素的忍者,他居然没有憋住这声笑。

“带土,你在干嘛啊。”沙发上的那个人盖着小薄被,向后翻了个身,露出半个头,盯着在客厅阴影处暴露身形的宇智波带土。

“我......”带土满脸通红,“没什么,斑,我在运动......”

“哦,是吗,”斑无趣的又转回去,无趣的换着电视台,“脸红的可以啊。”

“累得!”

“你不必解释。”

此时带土刚刚从游戏里下线,毕竟他的眼睛比较敏感,玩个二三十分钟便要起来休息休息,不然一夜过后的第二天上学,全校人都能熟知宇智波带土的哭包外号了。

不过眼睛累的时候会流眼泪怪他吗?

是个人都会,是不过他的眼泪会多一点!

不管别人怎么想,反正带土是这么觉着的。

目前九点过十分,他关掉电脑下来和斑坐着待一会儿。

这好像是每日例行的环节,在宇智波家很常见,可放到别处就会看起来很奇怪。毕竟正值十六七岁的人,大概都正处于与家里人闹矛盾不和谐的时间节点上,而带土则是顺其自然,与以前未曾两样。

大概......是因为每天他和斑都闹点小毛病,久而久之就把叛逆期的精力耗干净了......或许他应该感谢年近三十却还在不知疲惫的和他闹的斑......

不,宇智波带土才不感谢这个把他额头都用手指弹肿了将近一倍的长辈!

带土走到电视旁边的茶几前取出玻璃柜里开了个口子的纸包,里面包着些偏黑色的普洱茶叶。

他摊开纸,右手拎着保温壶,到了两杯还冒着白气的热水,然后轻轻捻着茶叶撒到水中。

“带土......”

他听到背后斑的声音从沙发上传来。

嘿嘿,一定是被我给他泡茶的举动感动了吧。带土想。

“嗯?”他已经迫不及待的要接受表扬了!被夸一下没什么大不了,但主要是夸他的那个人是斑。

想让斑表扬一下你,你还不如上天来的容易。

“......先放茶叶后倒水,你有没有生活常识啊,带土。”

靠。

||||||||||

第二天是个阴天,带土被闹铃吵醒时看了眼窗外,还以为他昨天晚上把时间设置错了,又闭上眼睛睡了五分钟后,房间门被大力的推开。

“带土,起来了。”

“啊......”带土皱着眉头,半睁眼睛瞪着门口那个头发能挡大半个门的人,“太阳都没出来呢......”

斑闻言,也不多说什么了,转身就往楼下走去,没过一会儿带土听见熟悉的脚步声又哐哐哐的逼近,随之而来的是一股很香甜的豆味。

“三。”

斑说,却见带土还是没有动静,于是很果断的从手上托着的瓷盘中拿起一块红豆糕,放在嘴里大嚼特嚼。

带土的被子似乎抖了抖。

“二。”

“吧唧吧唧,咕咚。”

“一。”

“吧唧吧唧。”

“好可惜,只有最后三块了。”

带土翻身而起,把被子扔向门口那个拿着使他快乐的红豆糕却又使他气愤的人,“可耻,可恨,可恶!”

斑正准备在吃一块儿,带土穿这睡衣就冲过去抢过来,小心翼翼的放在盘子里。

“一分钟内不下来,那筐生菜叶就归你了。”

“说的好像有哪天不是我解决的一样!”

“唉,”斑叹气,“小孩子,长身体啊。”

带土不屑的切一声。“今天我要问柱间你小时候吃不吃。”

“问的话,论文字数翻倍。”

于是带土看着斑冷漠的将房间门带上的背影,气得再次叫“可耻、可恨、可恶”。

他下楼后看见鼬已经在吃三明治,坐在旁边的佐助双眼迷离着似乎要栽进面前的牛奶中,斑则时不时向后拉拉佐助肩膀防止他真的用鼻子喝牛奶,鼬爱惜的拿纸巾擦擦佐助沾到牛奶的下巴。

这场面实在是太和谐了,带土想他自己是不是应该回楼上再睡一觉。

和谐的吃完饭后,和谐的洗漱。和谐的背书包,和谐的出门,这个早上和平常一样和谐。

大概吧。

带土走在斑的后面出了宅子门,这也是让他极为庆幸的一个举动,因为在斑还未完全走出的那一刹那间,一个骑着自行车的身影十分迅速的飙过。

这在平时就已经会让斑十分恼火,毕竟此举动非常危险。更别说此时地面上因为昨夜下雨的缘故而积了很多水,车一过去,飞扬的水花便亲切的附着在了斑的裤子上。

带土憋着笑,探出头来望向那个伟岸的背影,这背影长发飘飘,乌黑柔顺,怎么看怎么像学校里的某位老师。

“千......手......柱......间......”

此时带土的内心狂笑不停,整个人都抖来抖去,正处于一个笑与不笑的平衡点,稍稍被碰一下就能爆发出响彻云霄的笑声。

而身后被鼬牵着得佐助因为困意而十分不爽,狠狠抬腿踹了一下带土的脚腕。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

“论文字数翻倍。”

“啊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靠!靠靠靠......”

~|

明明是同一个夏天,为什么前几天还是如同焖螃蟹的高压锅中一般的温度,而现在就凉飕飕的?老天爷实在是个不解风情又随心所欲的家伙。

街道旁的两排树依旧很茂盛,不过是比前几天在阳光下曝晒的绿色更浓郁深厚一些,还会在小风拂过时滴下几粒在阴天灰云下略略发暗的雨水。

因为宇智波的宅子里学校大概只有三四条街的距离,斑每天都逼着带土,和鼬一起拽着他走到学校,不允许他动自行车或者电动车,而停在院里的那辆车就更别提了,带土怀疑它从未派上过用场。

“老师好。”

听到这句话后,第一个回头的并非斑,而是带土。毕竟这音色实在是太熟悉了,下辈子都能听出来。“卡卡西,你怎么在这里啊?”

后面那个白头发的青年一脚撑地的骑着自行车,歪着身子停在离带土后方的不远处。“我来上学啊......”

“早上好。”

“早啊,卡卡西。”

“佐助,后面加上哥哥。”

“好吧,哥哥。”

“不......我是说你要叫卡卡西哥哥。”

“我为什么要叫他哥哥?你不是我哥哥吗?”

“不......”

卡卡西及时圆场:“啊哈哈,佐助还真是可爱啊!”
带土一听,莫名不爽,瞪了一眼目前不知所措的佐助。“这臭小子哪里可爱,刚刚还踢我!”

前面百米开外的校门口停了一辆还有水渍未干的自行车,很是让人眼熟,斑听旁边一群小子插科打诨听烦了,打了个招呼,就先一步进了学校,寻找某位此时可能正在食堂开心吃早饭的人去了。

鼬没和带土一起进大门,因为佐助要去再前面一条街的那个小学上课,这小鬼走的时候还对带土翻了三个白眼,超级讨厌,至少带土是这么觉着的。

主要是这个小鬼头昨天联合他心好黑的哥哥把带土可爱的游戏角色防风镜给杀了一遍,真的是太可耻、可恨、可恶了!

“带土,你是又神游了吗?”

“啊......啊?没,没有。”

“嗯。”

带土看着卡卡西推着自行车,背上还背着似乎比佐助还沉的书包,心中莫名很伤心。他把没拎袋子的左手伸到卡卡西的书包下方,向上轻轻的使力气,希望在对方不会察觉的情况下减轻书包对他肩膀的压力。

可带土实在没想到卡卡西居然这么敏锐。

“你在干嘛啊。”

“我......我......”

啊可恶!脸皮怎么这么不争气!一定又红了!

快快快快,想点理由!

“我,我我我,我就是看看你书包有多沉嘛!切,还没我的重呢!”

卡卡西用看白痴的冷漠眼光回头看着带土,后者几乎能从他的眼神中读出一种名为“无奈”的情绪。“你是小学生吗?”

“不是......卡卡西,今天竞技场见!”

“嗯,反正你打不过我。”

“下个月的今天就是稻草人的忌日。”

“真的吗,”卡卡西又用好无奈的眼神看着带土,“这么一来,我突然不想把系统的功勋交易给弥彦了啊。”

“......可耻,可恨,可恶!”

评论 ( 3 )
热度 ( 87 )

© 朝六晚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