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六晚九

太阳是如何升起来的?

爬墙能手。三分半热度。

带土/板车/晓/韩张/DN/RWBY

游戏王骑和农药,贝利尔死活不出。

[宇智波带土/晓]道理我都懂,可你为什么还带着那个戒指?

强行HE。
卡带卡。
晓里CP除带土其他内部消耗。

。。。。

||||||||

“喂,卡卡西,能不能不要爆发输出啊?稳定,稳定懂吗?”

“小南切叶......靠!卡卡西你连女生的敌人都抢!”

“啊啊啊我红了我红了!”

“哎呦卧槽,我的红药怎么还在冷却......”

“我死了。”

鬼鲛听着听着就无力的将众人的发言权打开,同时把耳机摘下不再听。

只能说他的选择是完全正确的,此时的频道里一片震耳欲聋的骂声,就连鼬都说了句“你是猪吗”。

“带土我草你爸爸!”

“我靠,你又死那么早......”

“交给我们就行......草你爸爸。”

“好吧,反正能赢,带土啊你妹啊。”

“所有人,踩着他的尸体过去!”弥彦说着,还朝地上躺着的防风镜的尸体做了几个鄙视的表情和普通攻击。

“老大说得对!”

对面那队玩家十分懵逼的看着晓公会的众人冲来。他们的角色都十分逼真的染着血,在第一视角的屏幕中看起来十分吓人。

此时的敌方玩家还以为自己把对方的指挥集火打死后让他们丧心病狂的愤怒起来,燃烧了小宇宙,变得狂暴。

然而只是因为指挥又一次被首杀罢了。

带土生气的把耳机拔下来,摔到桌子上,发出了不小的响声。楼下的斑大声说“带土你犯病就从窗户跳出去,不要伤了家具”,隔壁的鼬完爆对方后走出来,敲开带土房间的门。

“别把桌子打坏了,你上大学去后佐助还要住你房间呢,毕竟你电脑好。”

“滚滚滚!”

目前晚上八九点,新闻联播都过去好久了,带土房间里的唯二光源是电脑屏幕与桌上台灯,窗帘被严严实实的拉上,把月光都挡在外面。

带土也真不愧是个心大的主,被家里两个人这么一嘲,游戏里的伤心事就全部忘掉了,他重新把耳机戴上后,选择回城复活。

他操作着角色的第一视角走出人群拥挤的主城后,便看见远处一棵标志性的高大古树下有一群人,不是坐着就是蹲着,全在喝药吃包子,见带土的防风镜过来后还一个个搓了几个基础远程小法术轰过来迎接。

[丸子打包带走]对[防风镜]使用了[火・火球]

[信不信我炸了你]对[防风镜]使用了[机・浮空弹]

[想往脸上按钉子]对[防风镜]使用了[风・龙卷]

[打我啊]对[防风镜]使用了[暗・诅咒]

[怀特君]对[防风镜]使用了[木・幻香粉]

[防风镜]:滚!/鄙视/

[怀特君]:被首杀的没资格说我们。/切/

[纸人]:好啦,他是被集火的。/摸头/

“要不是带土开着神威增幅冲到对面里面,他也不会死得这么快啊,”弥彦开麦说,语气里倒是没了愤怒不满之情,“法师皮薄啊......”

飞段的声音带着滋滋拉拉的电流响起来:“喂喂,听的到吗?我这儿不小心把麦的线拽坏了。”

“唉。”

“唉屁唉呲呲呲哔......角都嘟嘟嘟嘟憋以为我不知道是你叽叽叽叽叽......”

“白痴,别说话了,我求你。”

带土听着他们边回复边唠嗑,把视角到处转动着看。防风镜是死后复活的,所以花了一定铜钱后便是血满法满的状态,他不需要坐下来待着。

看了一整圈后,他却依旧没找到脑中的那个人。“你们谁看见卡卡西了啊?”

鬼鲛闻言,拉开团队频道里的记录翻看,有好长一条,最后找到了名字上没有标着“晓”的那个名字。“卡卡西说他去带着木叶分支打团队。”

“什么!”带土气,气卡卡西居然就这么抛弃了他,可他一想也不对,人家卡卡西好像本来就是木叶的高层管理,错的该是他们晓。

那么卡卡西究竟是如何来晓并帮他们打了一次团队呢?这话就要从长门被编辑叫走喝茶说起了。

当时鬼鲛已经将晓的名号报上竞技场的排队名单,打开YY准备将带土设置为唯一能说话的人时,发现长门的名字变成灰色的。

弥彦急急忙忙的问后才知道长门被编辑查了水表,被编辑挟持着要一起去找自来也要稿子。可长门那里会对自来也老师用威逼利诱这一招啊,迫不得已,他只好深更半夜的带着编辑去还未静校的学校办公室找自来也。

“怎么办啊,我们少了长门......”弥彦叙述完后有些着急的说。这不是因为他担心少了个人后的队伍就赢不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竞技场团队最低人数是十二人,最高人数是十五人。

现在十一人,不够了。

不够人数意味着这次的团队战次数会白白浪费一次,因为如果排上后系统发现你不符合标准,会直接把你踢出去,次数也不会加回来。他们是抱着要将这名为晓的队伍顶到跨服前十的希望来参加的,浪费次数后就完全落后了。

这次活动是官方组织的一次团体赛,每人从第一次参赛开始就不能在更换队伍,每个队伍也只有满打满算的二十次机会,完成后,系统会根据每次对手数据的强弱以及胜利时剩余血量的多少判定你的积分,排名则按照积分的多少来。

“飞段,你的那群狐朋狗友里没有技术过关的吗?”鬼鲛问,他记得飞段身为多年游戏玩家,该是有不少的高手在身边。

“啊?他们还打不过我呢。”飞段说,并且又一次重点错误的带着点骄傲语气,“我可是老大!”

“技术好没有钱的都是垃圾。”

“滚吧,角都。”

弥彦拉开公会的成员名单,上上下下看了好几遍。

不过,如果大蛇丸还在会里就好了,不管他在不在实验室,打一通电话给兜,让兜去找他就行。可问题就在这里,大蛇丸现在自己创了家公会玩儿了,这下没辙。

当初大蛇丸是被身为优等生的鼬拉进晓的,后者说是因为创建公会必须要有至少十个人同意加入才行,大蛇丸想哎呀那好呀加入之后鼬是不是就能天天来实验室解剖啦,最后发现鼬讲的童话都是骗人的,只有兜对生物实验室情有独钟,于是大蛇丸义愤填膺的退出了晓。

那时公会成员已经有了正好十三个,少他一个没有大碍,不会解散,然后就成了现在这样。

“弥彦,不要想着找大蛇丸了,他估计不在线,在也不会来。”鼬见弥彦没吱声,联想到公会,连忙打消他的想法。

“那找谁啊,别浪费。”

“带土,你家里有谁玩,嗯?”

“鼬和我吧,其他不怎么清楚”

“大家常常在外地工作,”鼬说,“止水玩,但长时间灰名。”

带土惊讶:“他居然玩这个!我都不知道!”

“你除了直到卡卡西和我们玩之外,还知道谁?”

“哦对!”小南听鼬说完这句话便开口,“把卡卡西叫来吧。”

“小南啊,卡卡西是木叶的......”鬼鲛无奈,什么时候咱公会里的人能到外打听些必要的信息啊。

“我记得带土和他关系很好......”

“不不不!他那个笨蛋我我......和他关系才不好!”

蝎的角色回复满后,从地上站了起来。“看,果然关系很好。”

“什么,蝎你!”

“带土,要正视人生。”黑绝把麦开了,点下空格从地上站起来,还发了一个鼓励的表情。白绝在旁连连称是,接连发了五个鼓掌。

[防风镜]:/郁闷//鄙视/

[丸子打包带走]:我刚刚联系了卡卡西。

[怀特君]:鼓掌!/鼓掌//鼓掌//鼓掌/

[喝杯水压压惊]:最好再快点,只有一分半了。

[打你给钱吗]:赶的过来吗?

[想往脸上按钉子]:有点悬。

带土正不服,因为他现在居然处于一种“没有卡卡西就不行”的情况下,他自从上高中以来给自己定下的座右铭可是“再也不让卡卡西帮忙”,可是现在!

带土突然想到正坐在客厅里打瞌睡看电视的斑。

带土决定这次团队战过后一定要去卖一次安利。

鼬把QQ对话框关上,重新将鼠标光点晃回游戏界面并设置为全屏。“我刚刚跟卡卡西说了,他马上就上线。”

“还有一分钟。”

“靠,从主城到这里至少一分半!”

“啊?”飞段奇怪了,“不对啊带土,应该只有半分钟吧。”

“那里人多!”

“要完,嗯......”迪达拉发了个沮丧的表情,蝎跟着也发了一个悲伤。

带土急得在屏幕上到处晃,视角随之也不停的改变,旁边的都能看见防风镜这个角色想抽风出BUG一样跳脖子舞。

“啊?啊啊?”

“怎么了带土,你也放弃治疗了......”

“闭嘴白绝!”带土凑到屏幕前,看着背包装备里的一列列物品,“啊!”

“有屁快放......”弥彦有气无力的哼唧着说。

“我靠,我这里有个转送戒指......”

“卧槽?”

“啥?”

“嗯?”

“我靠......”角都罕见爆粗,“你倒是说清楚啊!”

“让我缓缓!还有多长时间?”

“四十五秒。”

“靠靠靠靠卡卡西你这笨蛋快接受!”带土疯了一样点着传送戒指上面的小按钮。这个戒指是一对儿的,是以前卡卡西和带土作为首批来到游戏里开荒的人中抽奖抽到的两枚戒指,现在都绝版了。

而如果卡卡西不回应的话,只能说明他把戒指放到仓库里或者直接给扔了。要是后者......不只是角都,带土也会追着卡卡西砍,嘴里还会喊着“败家子啊能卖好多钱”。

小小的角色顶着防风镜的名字,站在树下面一动不动,周围十个人像护卫一样围着他,也如雕塑一样,静静等待。过路人谁能想得到此时YY里一片火热?

几秒后,防风镜旁边出现一道白光,另一个人顶着“稻草人”的名字出现在他身边。

[稻草人]对[防风镜]使用了[雷・电流]

[稻草人]:/摸头//切/

[想往脸上按钉子]对您发出了组队邀请。[是(Y)/否(N)]

[稻草人]加入了队伍[晓]。

[喝杯水压压惊]:欢迎欢迎!/鼓掌/

[防风镜]:呸呸呸!/切/

[防风镜]对[稻草人]使用了[火・火石]

[稻草人]:大家好。/微笑/

[稻草人]对[防风镜]使用了[雷・电光]

“啧啧。”飞段开麦在YY里唾弃带土。

“唉,打是情啊!”

“骂是爱。”

“好个电光火石......”

“作为补偿,带土,”鼬开口说,“明天中午请我吃饭。”

“想的美!”带土气急败坏的发各种表情,卡卡西也不甘示弱的抽着风,“鼬,我看错你了。”

“哦。”

于是出现了开头的那个场面。

评论
热度 ( 100 )

© 朝六晚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