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六晚九

太阳是如何升起来的?

爬墙能手。三分半热度。

带土/板车/晓/韩张/DN/RWBY

游戏王骑和农药,贝利尔死活不出。

【韩张】霸图兵法(下)

 月考,新文打算写够十章在发,毕竟我有懒癌

(九)卑而骄之

其实在第四赛季的时候,张新杰挺担心自己的战术会出问题。毕竟严谨并不代表不失误,认真并不代表完全正确。

当时战队上下弥漫的都是要和嘉世死拼到底的气氛,每个人都牟足了劲儿往前冲,倒是很好的诠释了队长韩文清的特点。训练室里发出的声音只有手指敲击键盘的声音与鼠标底座摩擦桌面的声音。训练很枯燥无聊,也不可缺少。这个时间段已经是联盟发展到中期的阶段,各种新人强手所在的战队如日中天,尤其是已经有三冠在手的嘉世。击败叶秋谈何容易?

张新杰晚上去找了一趟韩文清,主要是去说说下周迎战微草的安排。俱乐部走廊的灯光是亮白的,全是节能灯泡。他走到战队队长的房门前停下,拿着装有复盘时总结文档的U盘,又在脑中回想针对微草战术安排的一些主要要点。

抬手,敲门。

张新杰的手指屈起的关节还未触碰到门板,房间的门已经开了。面前正是开门的韩文清。韩文清脸上也有转瞬即逝的惊讶,询问张新杰是不是有了什么新的想法。后者犹豫了一下才开口道:“是关于下星期对战微草的。嗯……新安排。”

张新杰作为主力军,还是有想法就说。即使在某些时候会稍微不自信,但需要讲的,必须讲。

“好,进来说吧。”韩文清侧身让张新杰进来,随后把门关上。霸图在排位赛里的名次不错,进入季后赛指日可待,但冠军依旧没个准儿。张新杰的到来让战队里的队员在比赛时更轻松的拿下比分,运用更灵活的战术发挥出每个人真实的能力。

 

下星期的排位赛霸图客场对微草,微草7比3获胜。团队赛中张新杰在赶去更换第六人,准备以霸图最强的战力杀死被大漠孤烟脱离微草团队的王不留行。在更换途中被邓复升拼命截下,后者顶着被赶来的季冷狂切乱插的攻击,依然杀死张新杰,拖了很长时间。等霸图第六人赶到时,方士谦的冬虫夏草已经将王杰希收回队中。

如果不是王杰希的魔术师打法太不易融于团队中,张新杰的这个战术也许会更难以实现。

回到俱乐部的时候挺晚了,对张新杰来说还有两个小时就要睡觉了。花在记者招待会上的时间比预期中的要多得多,记者喋喋不休地询问也比张新杰想象中的要难以回应。他把这次的失败归咎于自己布置的战术失误。

记者总是喜欢报道新人选手的一些失误,这种文章可以很容易的吸引到大部分读者。

张新杰在俱乐部的宿舍靠近马路边,晚上的噪声有点多。此时他就坐在房间里的电脑前。沉默,随后拿出今天比赛的录像开始看。转播在网上的视频中,大漠孤烟依旧刚硬,技术好的令人无话可说。

张新杰觉得自己可能还做得不够。

一个来小时的比赛录像已经播完,他正准备点回看时,房间门被敲响了。张新杰起身拉开,看见韩文清站在外面。

“录像看完了?”

张新杰点头。“刚刚看完。”回过头来一想,才意识到韩文清专门给他留出了看一次录像的时间。随后侧身,让韩文清走进来。

“今天你的战术实际上是没有问题的。”

“什么?”

张新杰皱起了眉头。他自己都知道今天的失误就是在引开王不留行的战术上。对面的韩文清表情倒没平常那么严肃,两人好像角色互换了似的。

“战术没问题,但那只是针对王杰希一个人的。”韩文清说。

“呃……”

“如果你清楚认识到微草里除王杰希以外的那些人所拥有的技术,战术会不同。”

“我还不够优秀。”

“是经验不够。”韩文清拍了拍张新杰的肩膀。“你挺好的。”

 

(十)佚而劳之

自从上次张新杰在根本不会有人感冒的时节发了次烧后,韩文清注重起给他吃营养高的食物。其实本来就不用他太操心的,毕竟张新杰连他们两个每天在食堂该吃什么都列了个日程表。不过在韩文清的坚持下——训练前给张新杰倒两杯水放在旁边、中午饭时给张新杰多要两个鸡翅、晚饭后散步给张新杰套上羽绒服——张新杰服了。

“我那次真的是意外啊,不用这么麻烦你。”

“嗯。”韩文清说。“听张佳乐说喝牛奶对身体好。”

“我自己有奶,还奶你。”

也不知道是不是张佳乐安利的太狠,还是因为张佳乐自己喜欢每天喝一小杯凉牛奶或者豆浆什么的,韩文清对张新杰建议:可以在日程表上写‘20:00PM,一杯对身体有好处的饮品。’

张新杰想了想,觉得应该是为了不让自己天天喝一种到恶心。韩文清见对方点了头,扯下挂在张新杰房间墙上的日程表,拿过笔开始写。

“等一下!队长!”

“怎么了?”

“我写日程表的时候用的不是这个牌子的笔。”说着,张新杰递过来一根。

 

第二天,晚上七点五十分。

韩文清敲开了张新杰的门,开门后看见的是正在换便装的后者。“你到哪儿去啊?”

张新杰看看他。“出去买喝的,”随后用下巴指了指墙上贴的日程表。“说好的。”

“我去买吧,衣服已经换好了,你待着就行。”韩文清说着抬起手看了看表。“要喝点什么?”

“我自己去就行……橙汁儿。”

“成,”韩文清点头。“明天夏休期就开始了,有什么安排没。”张新杰摇头,说没有啊,不是说老板请我们出去玩儿吗。

等韩文清回来的时候,已经快八点10分了。张新杰觉得夜市里面的那个饮料店应该没那么远,而且三番两次麻烦韩文清很让他过意不去,他决定明天早点下楼自己买。

递过来的杯子居然有些热,张新杰诧异了,没听说过喝橙汁儿有这样喝的。随后他看见橙色液体表面漂浮着很多橙子里包裹果肉的透明薄皮,漂来漂去的静不下来。“这个……队长,你榨的啊?”

“对啊,不然怎么弄。”

张新杰笑。“我还以为你去夜市的那家店买的。”看见韩文清一脸莫名,张新杰又补充:“就是张佳乐上次带我们去喝甘蔗汁儿的那家。”

“你说的是那里啊,没有自己榨的自然。”韩文清点头表示自己想起来了。

“这样太麻烦了,以后我自己做就行。”

“哼……病号,待着就好。”

 

(十一)亲而离之

对张新杰来说,一月份是个很特别的时候。

也是,谁会对自己的生日不在意啊。

当天全队上下都很欢乐的对张新杰说生日快乐,张佳乐送了块儿黑灰相间的手表,后来被韩文清评价:真是死气沉沉。食堂大妈都在晚饭时给张新杰做了平常难得见到的酸辣粉,惹得全队又高呼副队生日快乐,然后疯狂涌上来盛粉儿,秦牧云用身子堵住小窗口叫白言飞快去楼上那个干净铁盆下来。韩文清端着一碗到张新杰面前,后者给他倒了十分之七勺醋。

吃完晚饭之后,散步依旧是惯例。韩文清穿上羽绒服到俱乐部的大门口等张新杰。霸图今天的寿星穿着一件灰色的长款羽绒服从楼梯上快步走下来,心情看上去甚是不错。“走吧?”“嗯。”

两人走出大门朝左拐,和平常一样。这是韩文清开口道:“今天我们换个地方走。”张新杰转头看了看他,应了一声。虽然和自己原本的安排不一样,可既然是韩文清提出来的,那就去好了。

一月,挺冷,不然不会穿羽绒服。上次张新杰在回春的时候感的那次冒令他自己记忆犹新,理解不能,所以这次即使看过天气预报上说今天升温,张新杰也保险的穿上长款的羽绒服。

天气预报嘛,说下雨就大晴天,说阳光普照就乌云密布,人难预天。

想到这里张新杰又看了看在他身边昂首挺胸的韩文清。

唉,我似乎也挺难预料到他在想什么的。张新杰想。他们两个默契是默契,可熟知彼此内心世界这个,对任何人来说都挺不容易。

“半年之前这儿建了座喷泉广场,你应该还没来过。”韩文清指了指前面,扭头对张新杰说。张新杰点点头,说确实没有,这个赛季挺忙的。

韩文清看了看已经有了向黑转变趋势的天空,笑了一下,还从呼了口白色热气到空气中。张新杰看着那一缕白雾消散而去,同时听见韩文清用和平常一样坚定的语气说:“这个赛季结束之后,我会退役。”

“嗯。”张新杰沉默了一下,应了一声。

嗯?

也是。

韩文清在霸图打了十二年荣耀了,创下了纪录,估计以后很难有人在打破。张新杰对韩文清这个赛季后的退役并不意外,但听到他亲自在二人独处时说出来,张新杰免不了伤心一下。“那以后你有什么打算?”

“找份工作。”韩文清说。“应该会和荣耀有关。”

从韩文清以后的打算聊到霸图这个赛季的状况,韩文清和张新杰到了这个喷泉广场。应该是因为现在的天气实在令人不敢恭维,广场里面并没有多少人。来这里的全都零零散散的在湖旁边遛弯。水面很平静,今天的风并不是很大,管理的人又看人不多不开喷泉设施。他们就走在里湖最近的那条只容四人紧靠着并肩而行的水泥路上,安静的进行饭后散步。

绕湖走了一整圈,今天他们两个饭后散步的时间已经远超出以往。广场不远处街道上各种店铺发出的光倒映在湖面上,让人感到一种能够走向湖底世界的感觉,很奇妙。如果张新杰摘了眼镜的话,没准儿真的会这样做。

正准备离开小水泥路前,韩文清把张新杰叫住了。

天上星星难得的很清晰,一闪一闪的。

本来没什么风的天气倒是吹起了风,光秃秃的柳树枝没力气的晃。

晃得张新杰也快没力气了。

韩文清的脸凑得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近,这也是他们两人之间第一次用嘴碰对方。

张新杰的心跳的很快。上次发烧时韩文清和他碰额头都没有令他有这个感觉,本来因为韩文清所说的退役而出现的压抑之感在此刻也消失了。

韩文清的手放在张新杰的背上,张新杰的手放在韩文清的肩上。

挺好。

 

(十二)攻其无备,出其不意

十一赛季的时候韩文清退役了,但他愣是在总决赛的时候带着霸图,把锋锐再现的蓝雨战队击败。前往参加记者招待会的时候,张新杰拉起他的手,发现韩文清根本使不上什么力气了。后者转过头看了看张新杰,又看了看被抓着的手,点点头,脸上罕见的有释怀的表情。

记者们看到霸图的人走出来后,立即开展闪光灯攻势,虽然没有当初叶修带着兴欣打出挑战赛后的新战队发布会中的闪光灯那么闪瞎人,但绝对能排的上第二。

霸图拿到了第二个总冠军,请问最大的功臣——队长韩文清如何想?

一位中年记者在周围人艳羡的目光中站起来,提出了这个问题,同时不停地将目光瞥向韩文清。而后者挺直腰背坐在座位上,双手放松的摊在桌面。开口。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的核心,或者说这个记者其实本意并不是这个问题表面上的意思,这个回答正好满足了在座所有的记者。

这是发布会第一个问题的回答,也是记者最关心问题的答案,更是将整个大厅里出霸图战队外的人都惊到了。韩文清征战十一年后拿到了第二个冠军,韩文清本赛季就将退役,离开职业圈。

众人转头一想,也对。这消息本就是情理之内,却也是意料之外的事。韩文清一直以来给人留下的印象都像是不会离开霸图战队一样,固执也强硬无比。

第二天电竞之家的头条无可争议的便是韩文清退役的新闻,引得整个游戏圈都震了两下,职业选手的Q群里面更是刷的秒秒上99+。毕竟从第一赛季就成为职业选手的高龄人中,韩文清是最后一个了。

结果人家正主翻了个白眼儿,把群屏蔽了之后和队员们出去搓一顿了。张佳乐说老韩啊我也就再打一年啦。秦牧云拍拍他肩膀,不说话,毕竟本人在比赛场上是个某种意义上来说的小透明。张新杰给宋奇英夹了点菜,后者低头没说什么。白言飞和霸图技术后勤部的人在一块儿不停的说话,大多都是他和公会的人聊霸气雄图在游戏里发展的怎么样,有什么阻碍。最后得到的一致答案便是上个赛季退役的叶修一直开着小号,本来白言飞想夏休期当炮塔,帮着在游戏里抢枪,没想到的是这个阻碍可真的相当大。

回到俱乐部之后,韩文清被告知老板已经把这个月的工资与联赛冠军一千万奖金的分红打到他的账户上了。

大概晚上九点多的时候,韩文清已经洗完澡准备睡觉,然后被手机发出的一阵震动给吸引了注意力。

 

发件人:张新杰

队长,晚饭有点腻,小宋削了果盘。来食堂。

收件人:韩文清

 

霸图战队第四赛季开始有的这个好习惯——买个及人腰高的小冰箱存水果。所有人都可以在上火或口干的时候挑着吃。

食堂很是热闹,冠军们都围在一个较大的圆桌前吃,有说有笑,张佳乐完全合不拢嘴和腿。食堂大妈和大爷围着金灿灿的奖杯看,东摸摸西摸摸的,还以为真的是金子做的,旁边宋奇英不忍告诉他们这真的只是镀金。张新杰在一边笑,秦牧云在一边吃,白言飞在一边说,韩文清在一边看。

真的很好。

“张佳乐,来乐一个!”白言飞拿起自拍杆,站在餐桌前面举高高,所有人见状全都凑到白言飞身后的那一片。张佳乐闻言还特大声地回一句:“乐哥我乐的都合不拢腿!”结果没想到白言飞在他大张着嘴喊的时候按下了录像键,把整句都给录了下来,大爆手速发到选手群里。

随后张佳乐就和他到一旁亲切的交流了。

 

回宿舍的时候都快十点了。韩文清专门问张新杰洗没洗澡,后者说如果不洗怎么会这么晚还下来。

收好大漠孤烟的卡,将它放在房间的抽屉里,韩文清关掉床头灯,准备睡觉了。

夜里很静,如果无视掉张佳乐房间里一直播放着皇后乐队的《we are the champions》这首歌的摇滚版的话……不到两分钟,韩文清就听见张佳乐说“副队副队我错了,别没收!我这就睡……”。他不由自主的弯起嘴角,“叫你放那么大声,调小音量不会啊?”韩文清想。

一抹亮光透过闭上的眼皮刺激了他的眼睛,睁开一看,是放在书桌上的手机。

 

发件人:张新杰

文清,晚安。

收件人:韩文清

 

终于不是‘队长’这两个字了,韩文清很是愉悦,回了一条短信。

对了……新杰看过的那部书里说的是什么来着?出其不意?

那就出其不意吧。

 

发件人:韩文清

我喜欢你,新杰。

收件人:张新杰

 

发件人:张新杰

21:59了,怎么还没睡觉。

收件人:韩文清

 

发件人:韩文清

晚安,新杰。

收件人:张新杰

 

然后韩文清坐在书桌前的椅子上,手里握着手机,像握着什么世间珍宝一样。等了大概五分钟的样子,果不其然,手中的手机屏幕又亮了。

 

发件人:张新杰

我也是。

收件人:韩文清

 

一切似乎都那么水到渠成,就像古代曾经运用过这些兵法的战争结果一样,没有任何可以质疑或是改变的地方,毫无悬念。


评论 ( 3 )
热度 ( 19 )

© 朝六晚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