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六晚九

太阳是如何升起来的?

爬墙能手。三分半热度。

带土/板车/晓/韩张/DN/RWBY

游戏王骑和农药,贝利尔死活不出。

【韩张】霸图兵法(上)

31号当天发完,文清生日快乐哦


【韩张】霸图兵法

兵者,国之大事。新杰,霸图之奶;文清,霸图之心也。故有奸情源起,不可不察。

张新杰觉得自己作为四个战术大师之一,在团队比赛的赛场上算是比较随机应变。以前上学时读过孙子兵法,还看过解析,为现在打过一些基础,该是能熟练运用在现实中。不过他没有预料到自己在韩文清身上栽了。

话说本来自己准备用上的战术,为什么韩文清也这么干了……

 

(一) 能而示之不能

第四赛季季后赛总决赛之前的一两天,韩文清明显有些躁,在训练的时候多了点失误。大概心头有东西堵着不能泄出来吧,那么久的努力都要在后天结出硕果,也可能没有结果。

张新杰看出来了。不仅看出来韩文清的状况,还看出叶秋与嘉世之间的状况了。要疏导疏导队长,不然一口气儿憋心里,比赛时候可能会手抖,这种事情算得上是心理学。他不知道队长时不时那种有焦虑症的人,到时候会不会一下子头脑空白不知道干什么。因为张新杰高中时有位同学就有考试焦虑症,结果数学后面的几何题一道都记不起来怎么做,特可怜,所以以次而言,他才会有所顾虑。

傍晚的时候,训练室里面已经没有多少人了,大家压力都挺大,回房歇息歇息做做手操,回味一下今天讲过的战术问题。张新杰吃完晚饭后,路过门口。

房门紧闭,应该是没有人在了。他尝试的按下门把,看看最后离开的季冷前辈有没有把灯关上。

果然是没关。节能灯泡明晃晃的发着白光,从张新杰头顶上洒下来。皱了下眉,脑中不由自主的开始估算离开后这段时间所消耗的电能。刚准备抬手按下门旁边墙上的开关,张新杰发觉空气中隐隐地震动声似乎像是有人在电脑前面按键盘。向前走两步,看向几排训练室电脑的走到中间。

韩文清的背有些弯,头向电脑显示屏凑去,一种典型的专心时的举动。不过不符合张新杰说过的“健康游戏,快乐生活”理论:坐姿要端正,腰背要挺直,眼睛离屏幕保持一尺远。

“队长,”他走过去轻轻拍了一下韩文清的肩,对方转过头来的动作带着头戴式耳机一块儿抖了几下。“休息吧,挺晚了。”

 

其实韩文清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担忧,只是他刚刚上了下腾讯企鹅,发现自己父母发来了一条信息:文清,女朋友有了吗?

这么短短的八个字加上两个标点符号,让韩文清感到了不知道从何出来的郁闷之情。在走廊中与张新杰齐肩而行的时候,他微微转过头,瞥了一眼旁边比他略微矮那么一点的战队新人。张新杰是否也被家长们催着呢……

于是韩文清装作漫不经心故意找话题的开口问了一句。

“咳,新杰。”“怎么?”“你妈逼你找对象吗?”

 

嗯?

“队长。”张新杰轻轻的推了下眼镜,似要掩饰一下自己嘴角那丝因为看见韩文清被他自己的话惊到的表情后浮出的笑意。“现在比赛要紧,对象的话,我是不着急的。”

 

(二)用而示之不用

一次夏休期期间,张新杰与韩文清到战队里的工会部那里打打杂。美名其曰去视察,但事实其实是到网游里正面肛叶修。

韩文清操控着一个叫独上兰舟的拳法家,在一个野外刷怪的一个小范围地点里不停地移动鼠标,转换视角。他们这种职业选手大多都有这种习惯,就是在没有目标的时候无所事事地胡乱动作,让自己的手不僵硬下来。然后他收到一个私信,是一个叫月满西楼的牧师发来的,一看便知道是谁了。

张新杰在看到韩文清那个角色后还默默地在心中吐了个槽,这俩怎么看怎么像情侣名字的账号是怎么回事啊,工会的负责人都瞎了吗?干得好!

随后两人相隔两个电脑屏幕,开始哒哒哒哒的用键盘交流,偏偏不直接说。因为比赛时是不给开语音的,这样还能联系一下简介交流的能力。

等他们赶到工会频道中会长发出的坐标时,已经能看见一个把长剑挥出一套套标准浪荡招数的剑士,怎么看怎么像叶修。只见这把剑一个三段斩便把两个分头包抄过来的玩家展出了个微小的停滞,把这两人本来分配好的‘一个拦住剑士一个去吸引BOSS仇恨’的任务给打乱了。

韩文清左手手腕微微一颤,按下几个按键,右手握着鼠标向前一推。游戏中的独上兰舟便灵动的一踩前方的虚空,如同一只对飞行娴熟无比的老鹰,向前扑去。张新杰则操控者月满西楼改变着站位,让独上兰舟与霸气雄图工会里的人大多数都在自己的视野范围内。

对于韩文清究竟要去干什么,张新杰是十分清楚的。就在独上兰舟冲上前去时,叶修所操控的那名叫做故欹单枕的剑客晃过了前方一名被霸图公会精心挑选出的精英玩家,像是穿过了一个不存在的东西一样,轻松的很。随后提剑冲向已经被嘉王朝公会吸引过去的boss。韩文清一见这场景,也丝毫不意外,毕竟叶修不会做任何无用的事情。

“替一下替一下!已经OT了喂!”

听的那名骑士惊慌喊出的话后,故欹单枕也发出一句指挥来:“4!”

这种只有己方能够听懂的暗号自然是叶修在抢BOSS之前便安排好的。周围不知道是那个被称为4号的骑士正准备发出技能来转移BOSS的仇恨时,屏幕后方的4号脸色一下变得奇怪起来。

“我艹,技能黑了……”

叶修听见这声惊叫的同时便突然转向了附近树林之中,他已经不用再去检查那名4号骑士究竟发生了什么,因为这种时机,这种事情。只能是张新杰。

这个BOSS刷新的地点是在一片很浓密的树林里面,不过这个怪也是人高马大,不怕让玩家找不到。但周围的这种环境着实适合偷袭这类事,比如张新杰刚刚放出的神圣之火。

被月满西楼制造出的这么一个机会,韩文清是不会漏下的,后者冲上去边和故欹单枕后的叶修缠斗起来,让叶修想离去都没辙。

 

不过即使是这样,韩文清与张新杰还是没有做到后来居上,最终的这个野图BOSS还是被嘉王朝收入囊中。

“新杰,你是怎么看出来那个骑士是4号的?”

“虽然叶修的安排很好,但那时只有两个骑士站在了可以将技能释放在BOSS身上的范围之内。”张新杰在回战队训练室的路上跟韩文清解释了一下。“一个是正在拉怪的,那么另一个就是所谓的4号了。”

原来如此。韩文清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当时他正在完虐一些围着他宛如前来找打的玩家,没怎么把注意力放在那边,因为韩文清相信正在一旁窥视的张新杰一定能够解决这个问题。

他们两个晚上到外面街上的一个店里点了两份海鲜面吃,随后是准备各回各家。吃完后,在已经有点空荡的街上,张新杰突然叫住了正准备转身离去的韩文清。

“我有个事儿想跟你说。”十分认真的眼神盯着韩文清,都让后者有点儿感到不自在了。“你说。”

“其实吧……”

“嗯?”

 

“其实是我们公会在嘉王朝的一个卧底告诉我那个骑士是4号的。”

韩文清睁着眼睛呆了会儿,心里还想着:这是几百年前的事儿了?刚刚那种明明该像动漫中飘着粉红泡泡的场景为什么……

 

咳,新杰真可爱。

 

(三)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

全明星周末里面经常会出现的一种现况,大抵就是来自同一个战队的人在随机分配的时候被分到了两个不同的队伍里。这次张新杰与韩文清遇到的就是这么一种状况。

王杰希在旁边对张新杰打了声招呼,随后被不停叨叨着走过来的黄少天叫住。后者与喻文州已经分开了,这倒对对方是个好事,因为肖时钦也在张新杰这组里面。

算得上是……四大战术大师平均分配吧,叶修在的队伍是韩文清那边的。团队赛开始后张新杰走在生灵灭与王不留行两人中间偏后的地方,组成了一个类似钝角三角形的阵仗。另外上场的两人是黄少天跟楚云秀,后者先行到前往潜行,黄少天在后方……可以说是断后,不过更多的果然还是因为他在旁边会令敌方与己方队员分散注意力。

 

然后叶修在公共频道里面突然就发了一句话。

 

一叶之秋:在哪里呢?

 

张新杰皱了下眉,正在想究竟是搭理一下这位说垃圾话的高手,还是让他在一边儿凉快,这是黄少天就已经哔哔哔的发东西上去了。

 

夜雨声烦:哪里哪里哪里呢?

夜雨声烦:连我都不知道我究竟是在哪里呀,毕竟我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大漠孤烟:……

一叶之秋:哇你可真厉害呀。

索克萨尔:谢谢夸奖。

 

等喻文州发完这句根本不明所以的话之后,便立刻从公屏切换到了队伍,同时也看见叶修发了一条。

 

一叶之秋:老林扰到前边后,老韩就先把小张牵住。

大漠孤烟:不是牵。

一叶之秋:好吧{微笑/}

唐三打:啊哈哈

 

张新杰在一旁也不再理会重新归于平静的公屏,开始往楚云秀发来的坐标赶去。后方的黄少天重新跑到他们这三角形的周围转悠,时不时在团队频道里面刷那么几句对这个地图里面风景的评价。张新杰总觉得一会儿会发生些什么,就告诉黄少天与王杰希的走位换一下。果不其然,在楚云秀发来‘老林拍我!’之后,张新杰也发现王杰希的王不留行的熔岩烧瓶从半空中砸下,但飞到一半的时候被一个战矛很精巧的打爆。

 

一叶之秋:哥来了!

石不转:……

 

张新杰在团队频道看见肖时钦说要去协助黄少天牵制一叶之秋,顺便给喻文州下下绊子。发了个符号表示同意时,看见韩文清在公屏上面说话了。

 

大漠孤烟:来了。

 

迅速把自身的运动方式完全转成高速的那种模式,张新杰操控者石不转向前窜出很大一截路,还顺手将周围正好在技能范围内的王杰希回了一点血。身后韩文清所操控的大漠孤烟已经逼近了不少,脚步声虽很难以辨认出来,但他只需看见大漠孤烟所发出的那两个字‘来了’就能推断出韩文清大致的前进路线来。

 

石不转:还很远,打不到。

 

韩文清看见张新杰在百忙之中还发出了这一条,不禁就想笑。因为自己明明就已经离石不转大概三十来个身位格远了。

 

大漠孤烟:没有吧?

 

韩文清便在公屏里面打出这三个字,一边用小跑冲刺着向前方的石不转的背影赶去,视野边框里面还能看见黄少天绚丽的剑法令人眼睛有点晕。也是苦了叶修了。

 

大漠孤烟:快了。

大漠孤烟:很近了。

石不转:又远了。

大漠孤烟:……近了很多了。

石不转:没有吧。

索克萨尔:霸图可真有意思。

生灵灭:我也这么想的。

夜雨声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wojdvoises#@!¥&……

一叶之秋:跟我打居然还聊天?:)

唐三打:……:(

风城烟雨:有毒;)

王不留行:我还没看见有人去帮张新杰……

 

(四) 利而诱之

韩文清知道张新杰的弱点,也不能算是弱点:吃软不吃硬。用一种尊重他邀请他的态度对张新杰说话的话,韩文清有接近十成的把握让张新杰同意。

不过这么多年了,张新杰到真的没看出韩文清的弱点来。总觉得拳皇在现实里面脑子跟开了钢筋铁骨似的,所有决定都要先将其与霸图的重要衡量一下再做。

张新杰夏休期时邀请他去看场音乐会,韩文清没拒绝。张新杰训练完后邀请他去吃烧烤,韩文清没拒绝。张新杰夏休期时去杭州旅游邀请他,韩文清没拒绝,顺带拿了根小型棒球棍去送给叶修个见面礼。以上是张新杰与韩文清在霸图时发出的邀请的一部分,毕竟张新杰还是比较熟悉韩文清,前者一直认为是自己提出的事情与霸图都不怎么有关,所以老韩才很自然的就答应了。

嗯。

真他妈自然啊。

 

等韩文清退役之后,张新杰倒是一直都在霸图,没离开过。韩文清所租的房子也离霸图战队不远,所以两人还是经常会见面。到了第十二赛季的全明星周末,这次举办地点在霸图,大多数原因是在宋奇英令人惊讶的发挥与十一赛季的冠军便是霸图。

韩文清本来不想去,他那时候已经准备舒舒服服的在家里煮个虾仁鸡蛋羹,捧着碗坐在刚刚装修后按上的液晶大电视前看二十四位选手互肛。可惜天不和他意。

“喂。”“是我。”“新杰有事吗?”

 

“给你订了票,来看看吧。”

“嗯。”

 

拳皇不堪一击的放弃了直播。

张新杰似乎也挺意外,他还以为根据韩文清的那个性格,退役了就不怎么会再出现在较大的场面上。其实也尽人意,张新杰也不知道如果是别人来打电话的话,韩文清估计抠抠脚就挂了。

韩文清到了现场之后,又正是时机的接到了张新杰的电话,说韩文清最好带上口罩后到电子验票处进来,张新杰是网上购得票。于是韩文清又不得不鬼鬼祟祟的跑进seven-eleven,顶着许许多多来买盒饭的荣耀粉丝——毕竟霸图举办,个个不是硬汉就是女汉子——然后买了一个一次性的淡蓝色口罩。结账的时候韩文清还把自己带拉链的高领毛衣拉到最上方。

 

等坐到观众席上的时候,韩文清才发现张新杰真是土豪。咳,也不能全这么说,但是张新杰给韩文清定的票明显是第一排的最爽的位置。二十四位人气选手出场的时候韩文清都能感到坐在他旁边的几位荣耀粉已经开始激动的kyaaa尖叫了。他又紧了紧脸上的口罩,怕被认出来后被连衣服带人皮给撕了。向他们这样打出名堂的,低调是福也是祸。

张新杰出来的时候穿的是霸图传统的队服,非常正经,举止间能感受到一种名为信心的力量。韩文清也开始在感慨张新杰的精神头儿,张新杰做职业选手不算短了,这时就更加体现出每天运动带给靠双手吃饭的人的好处了。

韩文清看见张新杰出来后若有若无的看了看自己这边,然后身旁的荣耀粉碰碰的拍大腿:“我日,新杰看我了看我了!”“新杰看的是我,OK?”

干,新杰是你们叫的?

事后韩文清也觉得当时自己的想法着实无趣。

 

今晚结束之后,韩文清坐在观众席上等了一小会儿,把结束时放在大荧幕上的视频与音乐都看完听完,随后也收到了张新杰发来的短信。后者让他到场馆外面的一间不怎么起眼的小咖啡屋里等他。

这、这种秘密约见的感觉!

韩文清表面是没做出什么表情。连他自己也没有感到其实对于张新杰的邀请,自己从来都没怎么拒绝过。

 


评论 ( 3 )
热度 ( 27 )

© 朝六晚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