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六晚九

太阳是如何升起来的?

爬墙能手。三分半热度。

带土/板车/晓/韩张/DN/RWBY

游戏王骑和农药,贝利尔死活不出。

【韩张/张韩】这他妈的怪我咯?(下)

´︶`心情好,但写的不好。

 归总
 

(下)

 
 

11

 
 

脱了裤子就上,韩文清还觉得自己有点小帅气。他把张新杰——其实真的就是调侃一下讲讲黄段子,没想到对方直接把自己推上床的、吓得一愣愣的张新杰——的队服裤子扒下来后,上去就干。

唉,等到一半儿,韩文清发现根本坐不下去,也可以是根本做不下去。

疼。老疼了。疼的韩文清脑门冒虚汗,自己下面根本不能让张新杰进去。后者到微微抬起腰腹部,仰着头看他队长纠结的样子。疼就起来,张新杰憋着笑说,还揉了下韩文清的腰。

“草......”用脚蹬了张新杰膝盖一下,韩文清又尝试向下坐。

然后还是不行。

“张新杰你也......干,你不会帮下忙吗?”

“我刚刚开玩笑的,你起来吧,”韩文清听见被他坐着的那人开口如此说道。“先吃饭好了。”

哦,开玩笑的。

开玩笑的你倒是别按着我屁股不让我起来啊。

韩文清把屁股往前挪了挪,直接坐上张新杰的肚子。

 
 

于是嗷的一声叫,惹得还在楼下食堂里的张佳乐以为队长便秘拉不出来呢。

 
 

12

 
 

饭已经有点凉了,而床上那两个人是越来越热了。

不不,不是因为两个人干柴烈火一上就着,只是因为房间里的暖风开的有点大,正吹着张新杰脑袋。

“队长......”张新杰想说你不做了倒是起来啊,可自己却还口嫌体正直的、不由自主的、毫无感觉的,把手放韩文清后腰处。

“老子进、不去......”

“队长你弄疼我了......”张新杰觉得自己的小兄弟雄赳赳气昂昂的头部一直被热热的东西挤,然而能感到的只是疼痛。“嘶——”

“啊靠......”韩文清把脸压在下面那人的胸上,那种钝钝的疼让他觉得:还不如直接把自己那块儿弄裂来的痛快。

然后他觉得脖子有点热,皱起的眉头下方的眼睛睁开看怎么回事儿。本来被他压着胸的张新杰伸出手,开始轻轻的揉韩文清的脖子,因为不舒服而绷紧的后脑勺也开始顺着节奏放松下来。

 
 

13

 
 

张新杰喜欢安慰动物,嗯,除人以外的动物。

比如小时候放学回家的路上看见一个有点脏的小野猫,他就会用舌头弹着上腭,发出‘嘚嘚’的声音。

然后猫就用看洗脚婢的眼神看着张新杰,一溜烟窜上小矮墙,跑了。

 
 

张新杰现在特别幸福的揉着韩文清的脖子与头发,感觉像是他在安慰一个受精...咳,受惊的兔子。

韩文清觉得后脑软软的。

你大爷啊,还在调情啊?

 
 

14

最后是韩文清一脚踩在床上空着的边缘,滚到一旁,穿上内裤和裤子就躺着了。也不忘把张新杰——张新杰已经没有了精神的小新杰——的裤子拉上来。

“嗯......”韩文清坐起来推了下张新杰。“现在有点儿饿了。”

后者眨了眨眼睛,眼镜片反了下窗外微光拼命钻进房间里的夕阳的光。“所以还是因为今天没有活动,才导致你身体不舒服。”

 
 

张佳乐在队长房间门外大力拍打着。

“老韩!”啪啪啪哐哐哐。“新杰在哪儿你知道吗?”

门打开,头发刚刚把头发胡乱理了理的张新杰走出来,而后带上了房门。“队长发烧了,让他先睡一会儿吧,感冒的人早睡好得快。”对张佳乐做了个食指放在嘴唇上的姿势,“小声一点。”

而韩文清在房间里面成狼吞虎咽的吃着刚从微波炉里拿出来的饭,完全忘了张新杰叮嘱过的‘吃饭吃的太快太烫会生病喉咙会起泡,久了会得癌症’。

 
 

15

晚上特别安静,冬天了,也没有什么昆虫闹腾。

 
 

全明星周末的时候,韩文清和张新杰一齐出席,面向着观众鞠躬,嘴角总有点儿笑起来的弧度。打道回府后,晚上还出去在夜市的小烧烤店里吃了顿宵夜。

反正张新杰是很满意的,吃完之后还不忘用牙签剔了剔牙。旁边韩文清拿免费供应的粗制滥造的餐巾纸擦了下嘴,抬手招呼老板买单,顺便打包点儿回去给其他人解馋去。

 
 

韩文清在那个‘和新杰做了羞羞的擦边球’的当晚就变回来了,他自己感觉到的预兆是在深深的睡梦里。那个梦还是个春梦,梦里张新杰在他身下,也和他做羞羞的事情。于是韩文清惊醒之后,发现胯下的小伙伴冬游归来,正兴致勃勃的顶着呢。

 
 

15.5

韩文清:还好......不然真得嫁给张新杰。不对,是不然真得一辈子当女人!

张新杰:队长的胸变回来了,依旧那么江汹涌。

江波涛:......

 
 

江波涛:嗯?

 
 

16

赛季结束之后韩文清和张新杰住在战队外面的一个住宅区内,常常到网游部门去打打游戏。

有一天晚上,韩文清突然问张新杰:“你还记得那次我在你上面活动的事儿吗?”张新杰瘪了下嘴,觉得活动这词儿听起来很不对,但是自己提出来的,又不好点明这点。“记得啊。”

“来不?”

张新杰屁股在家里的沙发上磨蹭了一下,看上去好像是要离韩文清远点儿。“你要在上面都可以的,我无所谓。”韩文清这么说道。

 
 

张新杰:哦,那你为什么勒着我压着我。

韩文清:潜意识,怪我咯?

 
 

17

张新杰:今晚该我了。你已经共计两次在上,根据‘恋人之间互相让步共筑美好明天’这本书上的内容,这次该我。

韩文清:等......

张新杰:今晚八点不见不散。

说着,就出门到菜市场买菜了。

 
 

19:50

韩文清:新杰,我怎么想都只有一次在上啊。

张新杰:那次战队里的活动不是吗?

韩文清:这他妈也算?!

张新杰:你压着我的,怪我咯?

韩文清:哦,这他妈的怪我啊!

张新杰:对啊,怪你咯。

 
 

18

然后两人干了个爽。

 
 

【完】

 

评论
热度 ( 71 )

© 朝六晚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