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六晚九

太阳是如何升起来的?

爬墙能手。三分半热度。

带土/板车/晓/韩张/DN/RWBY

游戏王骑和农药,贝利尔死活不出。

【韩张】半边天(上)

漠石´︶`

点文的´︶`

尝试了看起来很沉重很高大上的文风´︶`

HE´︶`

 归总
 



1

石不转是圣堂教会被推翻以后,唯一逃出战局的牧师,现在他正在一个黑暗的丛林小道里弯腰潜行。斑点黯淡的月光从厚密的树叶中穿过来,小心翼翼的打在他不断移动的身躯上,一头略长遮耳的白发十分不合时宜的在光下有点反光。

“干!这名单和那群死巫婆对不上!”远处的声音被晚风带过来,进入石不转耳中。那片火光把半边天照的泛深橙色,隐隐约约还会有点带着悲剧意味的红。“给老子把那个牧师揪来!”

石不转皱着眉头,紧咬住牙关,他这辈子在脸上第一次出现如此狰狞的表情,眼睛在黑暗中似乎映着远方火光而泛出红来。他踩着脚下那双长筒布鞋朝愈发黑暗的地方奔去。

他知道失去教堂后的生活意味着什么,那里是将他养育成人的地方,那里相当于石不转的整个世界。

大约是一个月前,老国王被意外,或者说是被计划谋害,大王子行踪不明,上任的二王子野心勃勃,不容任何不在他控制下的组织与臣子。圣堂教会作为一个威望与其相当的组织,自然惨遭毒手。

 
 

现在教堂屋顶的那个十字架雕像已经被火焰攀登而上,火势正旺,整个屋顶摇摇欲坠。下面吵吵嚷嚷的人群无一不是参与其中,也或许有认为不关己事看戏的。

轰——

倒塌下来的砖瓦似乎抱着一种要伤敌的心理,与地面相碰时发出的声音比看起来的要更加响亮。可惜下方的罪魁祸首们早就四散而开,追击石不转去了。

 
 

石不转的教堂塌了,他的天也塌了。

 
 

2

丛林里真是让人毛骨悚然,尤其是在晚上。悉悉索索的树叶摩擦声总让石不转警觉的停下所有动作,僵住身体,生怕那是什么敌人的脚步声。月亮的光昏的可以,就像许多跟随二王子君临的臣民一样昏,把石不转前方的路照的可怖。

突然的一声狼啼远远传来,他停下自己的步伐。

是时候休息了,但不知道自己闭上眼后究竟能否入睡。追兵还在身后吧?

 
 

大教主跪在军人头领面前,双手背后,狠狠暗示那些修女让石不转从后门逃跑。接着,头颅落地,血浸入庄严的地摊之中,颇有一丝凄惨的美。

当时胸前涌上一股难言的呕吐感,而且难以咽下,石不转虽然还没有闻到浓烈的血腥味,却已经被这场面惧的双眼上翻露出眼白,像是会立刻昏过去。原本由大教主撑起的、石不转的半边天塌了,全压在他背上。

背上女人的手在用力的推着自己向前跑,背后的那些人却一个个失去行走能力。

 
 

这些感觉在石不转闭上眼睛后一一浮现。现在凌晨两点,紧绷的神经违背了自己原本调整的完美的生物钟,让他觉得这一切都是幻觉。

背后的树沧桑的抚慰靠着它的人。石不转蜷缩着在突起的条条粗壮树根下闭上眼睛,睡觉。

 
 

睡梦中火光撩天。

 
 

3

他醒来的时候还很早,一阵从脑仁里发出的刺痛让石不转不住的抽搐,大概是因为昨晚的神经消耗太大了。

白天的丛林倒还好,没有晚上那么可怕,就是太安静,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冷不丁窜出个东西来。

穿过这片,前面是个小镇,以前石不转小的时候曾经来过一次,跟着大主教来的。大主教经常给他买点儿糖,让他坐在观众席中的贵宾位置上,听前者捧着书,替那些前来的听众向上天祈祷幸福。

 
 

现在小镇依旧祥和一片,根本没有任何变政的现象表露出来。但石不转为了保险,把自己身上的大袍子扯下来,撕成一块儿块儿大小不一的碎步,塞了点烂树叶树枝进去,装作一个旅人。再把头发弄乱,拿泥巴抹在脸上点儿,步履蹒跚进镇里去,这样才不会一眼被人注意到。镇子里的人都不是特别富有,想石不转装扮的这种人到处都是,不罕见。

 
 

他走到一家店跟前,左顾右盼一下,看见门旁的墙上贴着一个通缉令。上面不仅是自己的照片,下方还有那个该死的二王子的署名:大漠孤烟。

一些赶早去市场买卖东西的过路人匆匆而去,石不转踏进店门。

 

评论 ( 11 )
热度 ( 27 )

© 朝六晚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