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六晚九

太阳是如何升起来的?

爬墙能手。三分半热度。

带土/板车/晓/韩张/DN/RWBY

游戏王骑和农药,贝利尔死活不出。

【韩张】那些年韩文清干过的事儿←初中篇完

(高中篇得到明年再说了╰(*´︶`*)╯)(昊翔是个很可爱的CP。)

归总
 

21~30

 
 

21.

 
 

初三到底是分了班。韩文清被分进顶尖的直升班,与张新杰一起。该告别的就告别,该继续一块儿学习的就继续,没什么可讶异可感慨的。

张佳乐和叶修走了,到另一个尖子班了,不是直升的。因为期末发挥失常的原因差不多占了这件事请的一大半,两个人没太大的反应,该笑笑,该学学,都一样。

 
 

初三上学期开学的那天,韩文清早上挺早就起床跑到学校去了。在张新杰一暑假不是电话就是QQ再就是短信的提醒之下,韩文清的作业是一项没落。把暑假作业全部做完的感觉......

酸爽。

 
 

分班手册贴在学校大门口不远处的的大草坪边缘,急匆匆的拖着不知道几公斤的书包,韩文清跑上前去看姓名册。

张新杰张新杰张新杰——

在这儿呢!

 
 

韩文清韩文清韩文清——

淦!在这儿!

 
 

是不是和张新杰是不是和张新杰是不是和张新杰——

是!

 
 

于是旁边过了一暑假变得沉稳许多的孙翔看着旁边过了一暑假有点变神经的韩文清,打了个尿战。

 
 

22.

初三的作业和老师都没太大变动,压力照常,不过来自内心的那股对自己未来的担忧增加不少。韩文清变得沉默许多,课间也只是在座位上默默看书,同桌张新杰也一样。两人似乎是说好了到初三时便不再胡闹,认认真真读书。

操场上的那些一放学就抱着篮球出现的热血少年们少了很多,同时也出现了不少新的面孔。有因为担忧学习而早早回家收心的,有放弃学习一心找篮球散心的。总之,变好的继续好,失利的继续下沉。

叶修张佳乐等人,还有开学第一次月考时突然爆发考了第九名的林敬言,全都好好学习去了,没什么人能和韩文清一块儿打球,后者自然也就放弃,高高兴兴陪张新杰回家。

 
 

张新杰书包变得比以前更沉了,韩文清的书包变得和张新杰初二时的书包一样沉了。公交里面的上班族挤的两个人东倒西歪,汗味儿和好久没洗的衣服味儿混在一块,在车厢里蔓延。

 
 

“快到了——”张新杰的手臂从人群中间伸出来,扒住韩文清的校服衣袖。韩文清握住他隐约在人群里露出来的肩膀,往自己这边拽。

滴滴两声,下车卡刷完。

 
 

韩文清悄悄把右手探到张新杰书包下面,把力气朝上送,书包施加在张新杰肩上的力便被韩文清分担走不少。书包里的很多课本书籍的硬角硌的他的手心生疼,不过韩文清没放下来。

 
 

嗯,想想这种珍贵的互助情怀,连韩文清自己都被自己感动了。

 
 

23.

初三上学期的冬天又下雪了,不过这次和初一那年的雪十分不同。

雪花从天空中某处看不见的地方出现并下落,被比去年更狂的冬风吹着,全都慌张的、紊乱的在气旋中飞。这次上操暂停而留出的空闲时间中也没有人到操场上玩儿了,这点也正合那些希望学生呆在教室里好好学习的老师心意。

 
 

韩文清坐在靠窗那组的最后一排,撑着下巴望向外面。明明是上午八九点钟,天空却和下午一样暗,像那种偏低色调的水彩混在一起后全都倒在白色画布上的那种颜色。

肩膀被人拍了一下,转过头看见的是站在他课桌旁边的张新杰。

 
 

“我们去走走吧。”

“去......”韩文清嘴角抽抽一下。“外面?”

张新杰噗的笑出来,“不是,你就跟我来。”

 
 

学校初三楼的四层是多功能厅。名为多功能厅,实际上的用途确实很多早恋小男女们的约会地方,一学期都不会举办什么大型活动;再有就是家长会的召开地点。这地方的特别之处不是一排排软椅和最前方的大讲台,而是一溜大型落地窗。

他们两个人在落地窗前站了大概五分钟,谁都没说话,肩并肩,一同望着窗户外面的雪景。玻璃起雾后,很快就被韩文清用衣袖擦干,室内偏亮的灯光把他们镜像到雪花中间。韩文清瞟了眼张新杰,后者不知道究竟在看玻璃后的雪,还是在看玻璃后的两个镜像。

 
 

就这样的话,也不错。韩文清置身于只有张新杰在旁边的、安静的多功能厅落地窗前。

即使压力巨大,就算天气糟糕。至少他的前方在目前来看,一片光明。是与张新杰一块儿的光明。

 
 

然后张新杰拿出一本语文书。

“文清,请背诵陈涉世家。”

“......操。”

 
 

24.

韩文清有一次在冬天跑步的时候发现——自己特别喜欢跟在某个人的左后方。他并不知道这究竟是为什么。

于是在当天回家的路上,韩文清尝试加快自己的脚步,打乱了自己那种已经和张新杰无两样的交替频率,大踏步冲到后者前面。

然后过路人就看见真实版一步三回头系列。

张新杰奇怪的也加快了一点,到韩文清身边。

“是鞋子里进石头了?”

韩文清摇摇头。

“跑步的时候崴了?”

韩文清摇摇头。

他发现张新杰一到自己身旁的时候,自己就没来由的想放慢脚步跟在左方偏后。

 
 

25.

初三上学期期末考试,张新杰考了年级第三。韩文清还挺差异,究竟是谁考的第一名。

叶修、张佳乐、林敬言,这三个人分别占一二四。

 
 

初三下学期开学还会来一次分班,大概就是为他们这样本来有实力却失利的人准备的。

这个很震惊的事实过去后,开始的是一个比平常冷很多的寒假,伴随着逼近的中考。韩文清领完下学期的书籍便等着张新杰整理寒假作业的列表,一块儿回去。

走出校门之前有一段林荫路,路边角落里还积着不少的脏雪。

这时候身后传来一声喊叫:

“韩—帅—哥—”

韩文清不用想就知道是叶修,那么贱了吧唧的名称和声音非其莫属。转头看见的是张林叶三人,都背着书包拎着口袋气喘吁吁的。

“哎,咋样?哥是不是很令你羡慕啊?”叶修把胸挺得高高的,屁股也撅的高高的把装着成绩单的书包顶的老高。旁边张佳乐一个菊花点穴手就戳中前者的肚脐,“区区第一,要不是我把选择涂错......”

林敬言笑着把两个人分别推到自己身体两侧。“都是皆大欢喜闹什么闹。”

 
 

“那你们下学期就会转过来吧?”张新杰问林敬言,直接无视装逼耀眼的另外两人。

“会,又要一块儿学了。”林敬言的校服外套被叶修拉开拉链,耳边还是张佳乐的‘你是四唉你是二的两倍二的平方加减乘除都是二!’。“总觉得这一学期过的真是......漫长。”

“不如把这个词换成充实。”韩文清补充,不由联想到直升班里中游的那个郑轩的口头禅。“转来后会更有压力。”

叶修啃着小卖部的POCKY仰起头。

“在哥面前小菜——”

“个屁!”

 
 

“新杰,林敬言,我们走吧”

 
 

于是把两个肉体交缠的一二名抛下了。

 
 

26.

寒假的受欢迎程度永远没有暑假高。原因其一是时间短,其二是——作业遵循质量守恒定律,完全没有热胀冷缩。

韩文清自己自愿在外面报了数理化三个班,一共三十次课,想想还有点心累。张新杰得知他这样努力学习后,也参加了和韩文清一样的课程。有难同当嘛。

拿着听课证签到过后,韩文清走进214号教室,张新杰在开课前十五分钟便坐好,开始预习了。

 
 

认真听讲。认真听讲。老师进来开始讲了大概五分钟,就看见教室门哐当被一个人不知道是踢开还是踹开,孙翔和唐昊两人鼻头冻的通红,风风火火跑进来。

孙翔看见韩文清之后愣了一下,随后他旁边的唐昊也瞄到正在记笔记的张新杰,小声‘卧槽’一下。两个人招呼一下坐到韩文清后面一排。

课间休息的时候,孙翔用自己那块被手指甲抠的惨不忍睹的橡皮戳了戳韩文清。后者正把暖壶里的水倒出来给张新杰,十分不耐烦的皱着眉头转过头来。

“为什么你们两个学霸要来啊?!”

 
 

“老子愿意!”

 
 

然后韩文清转过头去帮张新杰把开水吹凉。

唐昊鼻子一甩,睥睨万物的眼神看着旁边被晾着的孙翔。“叫你别瞎逼逼!”

 
 

27.

“新杰,昨天我在微博上看见谷歌员工每天的食堂饭了。”

“怎么样?”

 
 

“好吃。”韩文清在上午最后一节课时和张新杰谈论起美食,勇气可嘉。“都是顶尖厨师,隔着屏幕都想舔。”

“那以后到哪儿工作吧!”张新杰感到自己的胃袋抽动了一下,好像被韩文清那种能流出口水的眼神所打动。“继续努力。”

 
 

然后他们两人的这种想法在看见自己学校食堂的饭菜时,就被硬生生打碎了。

 
 

下午放学的时候,唐昊与孙翔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了。两个人高马大的小伙子走路带风,跟赛跑似的‘嗖’就从张新杰旁边大踏步过去。

韩文清觉得他们两人精力过盛,是时候撸一发了。然而就在此时,他发现前面两个风一样的男子好像有什么不对。

唐昊一直走在孙翔的左后方,前者时不时加快一点,保持着彼此之间的距离。而孙翔却跟个看见红布的牛似的鼓足劲儿向前走,生怕后面的唐昊超过自己。韩文清看见唐昊这样,总觉得有点眼熟。

这不是我干的事儿吗!自己也总是走在某个人的左后方。而且这某个人好像限定为张新杰。

 
 

第二天上操过后,全体回楼时,韩文清蹬蹬蹬跑上两层楼追上唐昊。

 
 

“等等等,我问你个事儿。”

唐昊正在整理自己手腕上的腕带,这是上次他打篮球扭伤后孙翔送他的。“干啥?”

“嗯......为什么你一直走在孙翔左后方。”韩文清的话确实是在询问,可语气确是肯定句。

对面整理腕带的动作停了一下,额角上面的汗滑到唐昊嘴角,随后被他的一个很张扬的笑带起。

“我要是不走在那儿,孙翔那疯狗什么时候跑掉我都不知道。左后方可以让我随时看着他嘛。”随后朝韩文清挥了下手掌,跑了。

 
 

韩文清有些茫然。孙翔这时拿着一瓶小卖部的矿泉水爬完楼梯上来了,看见韩文清什么都不做的站在那儿。

 
 

28.

所有事情都需要有头有尾,这样才算真正的完美。所有努力都需要有奖有罚,这样才算没白白浪费。

于是韩文清走进了这个属于他的考场,也是个能任他发挥的舞台。周围的人全都严阵以待,有些人的手还在微微的发抖,激动是唯一的心情。韩文清不会这样,因为他已经准备好了。

 
 

监考老师走进来的时候,他没有在想任何有关学习的事情,只是在默默回忆这三年以来他都干了些啥。

他认识了很多人,沉默如校草周泽楷,开朗如话唠黄少天,稳重如班长喻文州,张扬如唐昊孙翔,脑回路怪如王杰希,姓名写作二二二的张佳乐,嘲讽如老友叶修。还有,几乎和自己形影不离的张新杰。

他学了很多东西,自己比较苦手的物理被张新杰解决了,比较擅长的化学,吃屎一样的语文,轻松的数学英语......似乎都还可以,和张新杰一起学的这些东西到现在,至少是不错那档次。

 
 

韩文清发现这三年过的真慢,怎么做了这么多的事情。而且这三年的每个瞬间,他总会看见张新杰的身影。后者口中的提示,还是调侃,亦或是微笑。“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记忆里的张新杰嘴巴一张一合的说。“不可以有任何懈怠,文清,学生的工作就是学习。”然后那时的韩文清就乖乖背了遍风筝。

 
 

座位前方的那个不知名的人手中拿着卷子,传给韩文清。盯着上面长长短短的题目,韩文清闭上眼睛,沉默二三秒。

集中。

这是场战争,是场万人之战。

 
 

笔尖落下。

 
 

29.

 
 

中考过后的准高一学生是可以安安静静在床铺里睡一个月的。韩文清曾经十分向往这种如同退休人一样的堕落生活,但现在他已经放弃了。

因为张新杰每天一个电话,准时准点不差一秒,在早晨七点半把韩文清叫醒。

他们两个人住的地方里的不算太远,分别在两个相邻的小区里。于是张新杰决定让韩文清和自己一起晨跑,后者在一开始是表示拒绝的。但在放学后做了三套物理设计实验题后,韩文清选择了死亡。

 
 

六月多的清晨,阳光还不是特别的剧烈,韩文清套着一件衬衫便出了家门。人行横道行人不多,上班族们早就挤进了地铁和公交车,剩下操忙家务活的老人推着买菜的小筐,悠闲的步行,然后被韩文清跑着超过。

他看见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向自己跑来,虽然看不清楚,但是那种身体形态却让韩文清十分的熟悉。

“新杰!”他举起手臂招呼了一下对面的人。

“我带了温水,要喝吗?”

“不用,等跑完。”

说完,韩文清伸出右手轻轻推了推张新杰的后背,顺便接过了后者手中拿着的小保温杯。两人一块儿开始绕着小区跑。

 
 

30.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转眼间到了1949年。

并没有。

但韩文清马上就要上高中了,他有些怀念自己美妙的、与张新杰一块儿跑步的漫长暑假。

高中的学校是直升上去的最好学校了,韩文清背着书包来到校门口的时候发现还真挺气派,占地面积估计能有初中的两倍那么多。

来到分班手册前面,韩文清翻找到自己的姓名。

高一二班。为什么我和二那么有缘?初中一直也都是二班,看来需要离张佳乐远一点。

 
 

韩文清在第四层,也就是最高层,他都不明白为什么学校老师一点都不关爱新来的高一学生。吭哧吭哧爬上去后,他走在楼道里。楼道里被灯光照亮,每个教室门上的那扇小窗户好像在发着光,但韩文清知道那是每天早晨的阳光。

不论是墙上挂的那一幅幅伟人介绍图,还是每个教室里发出的喧闹声,都是让韩文清熟悉的东西,要不是他知道这是自己的高中,可能还会觉得‘老子他娘的是留级了’。

 
 

推门进入高一二班。

“嗷——”

一群有着熟悉气息的人在韩文清推门进来的时候都扑了过来。

“老韩,就说我们吓没吓到你!”

“没有,弱爆了。”

对面的叶修一脸失望。“天灵灵,地灵灵,吾儿叛逆伤我心!”

“艹,滚蛋。”韩文清嘴上带着笑意,冲一群人骂了一句,就随便走到一个空位子上。位子旁边有一个空同桌。

 
 

张新杰推门进来,轻车熟路的无视掉那群人的吓唬,走过来坐到韩文清身边。

 
 

“同学,你好。”韩文清伸出手。对面张新杰忍不住,噗的笑了出来。

“韩文清同学,很高兴在高中认识你。”

 

评论 ( 9 )
热度 ( 52 )

© 朝六晚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