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六晚九

太阳是如何升起来的?

爬墙能手。三分半热度。

带土/板车/晓/韩张/DN/RWBY

游戏王骑和农药,贝利尔死活不出。

【韩张】那些年韩文清干过的事儿←初中篇

归总

【请。吃。糖。←】【初高中学生设定】

1~10

【初中篇】

1.

韩文清刚上初一的时候到学校开学报到,当天早晨他发现......教委会的六篇一个没写。这不怪他,因为那张密密麻麻写着放假须知的A3纸根本没多少人会去看。

这可怎么办呢?韩文清慢悠悠的走到分班公告前面,皱着眉头边看边想。他这种人一直以来都是循规守纪、文明守法的好学生,一不写作业还有种莫名的内疚与焦急感。

等坐到了班里的位置上,韩文清无力的把一叠数学卷子交给那个来收作业的戴眼镜的小个子男孩,这人皮肤像是宅了很久一样的白,但不是病态。

把卷子接过来,眼镜男站在韩文清桌前对齐每张纸,问道:“作文?”

“......”

“不小心碰到浓硫酸都被腐蚀没了。”

眼镜男高高冷冷地瞥了瞥韩文清,抬手推了下镜框,然后拎着卷子头也不回的走向讲台。一旁的张佳乐——与韩文清同一个小学的同学——凑过来与韩文清一起望着眼镜男的背影。

“韩文清,你认识他不?”张佳乐睁着小孩儿的大眼睛,看都不看韩文清就问。

翻个白眼儿,“我要认识还会被告发没写作文?”

过了一学期,韩文清和张新杰也熟络起来。

于是前者越发觉得当时那个浓硫酸说的真的好丢脸。

2.

初中面临的是中考。

中考包含的是体育。

体育大多都是跑步。

跑步绝对的是噩梦。

韩文清讨厌跑步,累,但是他还是咬咬牙坚持下来了。因为在他前面的那个身子骨小他一圈的张新杰还在不停的向前迈动着步子,好像永远都不会被胸腔那种压迫感影响。

张佳乐讨厌跑步,累,但是他也咬牙坚持下来了。因为他旁边的韩文清都没有出列。不过真的是好累啊,如果他的朋友孙哲平和他选了一所学校的话,也许跟在大孙后面,跑起来会更轻松一些。

和韩文清同一个小学的叶修讨厌跑步,这似乎是个公理,是一直存在于世的事实。小步磨蹭着在队尾跑圈的叶修看起来跑1000米都会超出5分,但并没有。这也是他在学校运动会拿到长跑第一时能拉高所有学生仇恨的原因。

韩文清初中的新同学方锐和所有人一样不喜欢跑步,每次上午跑圈,他都一颠儿颠儿的时不时靠上林敬言的肩膀,让后者拖着他走个五十一百米的。

一次张新杰在跑步的过程中不小心踩上边沿,脚崴了。紧跟在他后面跑步的韩文清吓了一跳,连忙停下来蹲着问他怎么样。看着迅速变红的脚腕,韩文清突然想。

公主抱是个显示男子气概的行动。

毕竟初中小男生都是正值荷尔蒙发情期的小男生,韩文清又不是吃激素吃多的,他也正处这个时期。

于是他一手环过张新杰的肩膀,一手托住张新杰的膝窝,那么一施力呦——

可是爆发出跑五十米冲刺的气力,韩文清集天地之力于一身,腮帮子鼓起气来一撑——

把张新杰翻了个圈。

张新杰连个屁股蛋儿都没离地。

韩文清看见转过来揉脚踝,自己站了起来的张新杰,后者看着前者,眼神里满是奇怪神色。

真没脸见人。韩文清低头跟上队伍的时候脸有点红。

3.

正当青春少年,篮球是一大必备装逼物品。

韩文清中午吃完饭、下午放了学,都会约着一群发着汗臭味儿的汉子来操场篮球架下打球。

拦球,截下,运球传身过人,扣篮。一气呵成,韩文清球技算中上等的。

一次中午,韩文清敌方队伍中的一个好手冲过来扣了个球,力气很大。自己队伍里的守卫也用力把球挡回。两股不小的力气冲到一起,没形成一对平衡力,反而打的篮球快速飞向场地边缘。

韩文清眼神跟随着这个球一起移动,四肢交替奔向落地点。就在快要捞到球的时候他看见一个站的挺直的人影,在场地边缘,马上会被打到。

连忙冲去把球扒开,韩文清膝盖突然软了一下,向一旁倾斜,正巧撞到了那个没被球砸到的人身上。他稳住后抬头一看,是张新杰。后者吃完午饭出来到操场上散步,拿着语文书在背诗,没注意到篮球场地这边的情况。被韩文清这么一撞,回过神来,愣愣的、没懂发生了什么的看着浑身是汗的韩文清。

“呼......”韩文清任由额头上的汗汇聚成滴,顺着脸滴到塑胶场地地面上。“你没事吧刚刚?”

张新杰双手捏着语文书,摇了摇头。“没事儿。”

韩文清点了点头,一步迈出去朝球跑过去。

一脚踩到汗上。

滋啦啦的摩擦声伴着汗水涂抹声响起。韩文清脚下一滑又歪了下去,直对着张新杰单膝跪地。中午的烈日晒得塑胶地面发烫,透过质量不咋地的校服长裤传到韩文清的膝盖上,张新杰身体投下的阴影笼罩在他头顶。

他都不知道最后自己是怎么站起来把球捡回来,总之张新杰的眼神带着奇怪的笑意。

好、好丢人......

4.

当时韩文清在的班级有一个流行的动作。

把手与其他的物体摩擦摩擦,魔鬼般的摩擦,然后冲着人的脸一戳,同时跳起来脚面离地。

啪的一声。

就可以把那个人狠狠电一下。

真的很爽,爽歪歪。

于是就可以在课间看见叶修双手以一种十分猥琐的姿势在自己大腿上摩擦摩擦,眼睛渴望的盯着张佳乐与黄少天,后两人也一样,不是双手在胸上摩擦摩擦,就是在肚皮上摩擦摩擦。

集天地的精华于一身,聚人文的底蕴于一体。

指如疾风,势如闪电!

啪啪啪啪啪——

就见三人的脸上同时被电了一下。

韩文清像仙侠游戏里的满级角色收招的动作一样,把手插回兜中。

那眼神睥睨的好似在诉说:

弱者。

“你是怎么撸才撸成这种手速的啊?”叶修把还带着电的手指插进鼻孔抠了抠。

张佳乐回座位上开始看英语书了,下节课要听写。

“这与那无关,”韩文清瞟了叶修一眼。“慢慢偷袭我也成。”

“你不成的啊哈哈哈哈哈哈不然你可以选一个人来,我赌一顿午饭你绝对会被打断!”

“黄唠说得对。”

“我也赌一顿午饭。”

“叶修你他妈叫谁呢?”

于是韩文清一个字儿都没说,就被莫名其妙的盖上一个赌约了。

摩擦摩擦。

气沉丹田。

伸出手指。

双脚发力。

向前探去。

戳过路人。

是张新杰。

张新杰感到脸颊啪啪的响了一下,一种冬天脱毛衣的感觉骤然而起。捂住痛处,转头看到了韩文清。

“......”

“......”

怎、怎么又是他!

韩文清觉得自己上初中以来的黑历史全被这个张新杰知道了。

然后张新杰萌萌的跳起来,上半身向前弓去,也电了韩文清的脖子一下。

就回座位背英语了。

5.

初中食堂的饭菜看起来总是特别油腻的。一是要让学生们感到来自食堂厨师大爷们的满满爱意,二是要让来检查的上级领导吃着特质牛排、看着油光渍渍学生饭菜再打出个高评价。

于是这种食堂让韩文清吃了一星期就没兴趣了。不仅是他,其他人也一样。

叶修啃着小卖部的两包特量干脆面,方锐与林敬言聚在一起吃曲奇,眼巴巴的看着一旁的黄少天在吃外班同学喻文州带的方便面。

张新杰日复一日在吃食堂饭,韩文清观察挺久了,他发现前者坚持都把饭吃光。

“你每天都这么吃啊?挺难吃的,不恶心吗?”

张新杰一次听见韩文清在问他这件事。

“是挺难吃。但里面的营养不可忽视,学校配的餐都是为我们身体着想的——”

韩文清听他义正言辞的劝诫,听了,一个,课间。

韩文清想说:

你以为双十一的时候我们吃了黄瓜炒鸡蛋、黄瓜紫菜汤、黄瓜木耳炒肉、清炖黄瓜块到底是为什么?那真的有营养吗?

有个屁营养啊!

为了以身试毒,给张新杰做一个“不要再吃食堂饭”的警告,韩文清次日与张新杰一起到食堂吃了顿中午饭。

油光欲滴肥肉片、油香四溢的笋丝、油嘴滑舌的食堂大爷......

韩文清捂着胃把饭都吃了,张新杰担心的看着他,递给他一杯食堂接的水。

于是韩文清不负众望的飞一样的跑到厕所,吐了。

“你长时间不吃中午饭,只摄取一些没有多少能量的零食,胃袋适应之后你又突然吃了那么多。”张新杰摸着韩文清的背,给后者顺顺气儿。“你就不能更珍惜一下你自己吗?这么年轻要是得了胃病等你中年有你受的——”

“闭嘴......噗——”韩文清喝停张新杰的絮叨,同时又呕了一点口水。

“以后我来帮你配饭。”

等等张新杰说什么?

韩文清扶着洗手池的边沿,捂住额头。

连饭菜都要让一个知道我黑历史的人来搭配了。

好、好丢人——

6.

韩文清其实挺在意自己在张新杰眼中的形象的。就像青春期小女生见到自己喜欢的男生,一样一样的。

新杰学习好,人缘也不差,长的挺帅的,对韩文清笑起来特好看,简直校草啊——可惜校草是韩文清他们班的周泽楷。

韩文清自从那天开始,每天中午都会和张新杰一块儿去吃饭。这件事儿熟悉韩文清的人都知道,于是少不了调侃。

叶修咬着笔根,眼底全是八卦嘲讽气息:韩啊这么快就有新的炮友了,把我置于何地啊?

“喂,是X学校的苏沐秋吗?叶修犯病了。”

“哎呀,抱歉抱歉,再熬过一年,就一年,下学年会有个叫苏沐橙的初一新生来管他的!”

黄少天不咬着笔根,因为他要说话:唉,现在的人呀一个个的都那么光明正大,你说你和咱们班无数女生倾心的张新杰勾搭上了吧,就别每天中午腻在一起!想上去聊个天搭个话的女孩子看见韩文清你,不就全都吓跑了吗!再说——

“操,”韩文清一拍桌子冲黄少天喊。与此同时张新杰帮数学老师把电脑搬进来了。“你他妈给我闭嘴!有完没完啊日?”

然后一转头就看见张新杰边推眼镜边看自己。

以前温柔听劝诫的那个老韩呢?

被黄少天逼出原型了。

韩文清咳了几嗓子。

翻开数学书开始看了。

这、这可糟了。说好的在张新杰心中塑造亲和老大哥的形象呢。

7.

初中生和小学生差不到哪儿去,不管是在心智上还是在平时生活上。

比如:

韩文清和张新杰在一个课间,一起去上厕所。

结伴上厕所嘛,每个人都干过这事儿。

韩文清唰的解开裤带,把内裤露出来,旁边的张新杰则不紧不慢的轻轻拉开被系成蝴蝶结的裤带。

水声响起。

解决完生理问题之后,韩文清——

前面说过,青春期火气正旺的汉子喜欢装逼——

所以韩文清收起自己那活儿的时候,还抖三抖。

抖到了手上。

在手上怎么办?

不想弄到裤子上。

于是用仅剩的几根手指开始系裤带。

速度慢如鸡。

张新杰都洗完手等他了。

“你是......”张新杰看着韩文清艰难的动作,不禁开口问道。“不会系吗?”

“不是!”

张新杰笑了笑,还觉得韩文清这种有点傲娇的回答挺可爱的。

“都快上课了,我帮你弄。”

韩文清眼睁睁看着张新杰伸出那双在音乐会上弹钢琴的手,把自己裤带系上了。大小一样的蝴蝶结圆圈与长度相等的蝴蝶尾,顺从的贴在韩文清校裤外沿。

韩文清出去时路过了厕所门口的大镜子,然后看着镜子里的、有着奇怪红晕的、自己的脸。

我操,我他妈刚刚是被张新杰系裤带了吗?

卧槽!

8.

初中学生的自由度比小学要高一点,不过只有一点点。

所以他们才可以在冬天下雪的时候去操场玩。

不是所有人都去,比如叶修就穿着两层厚绒毛衫,缩在班里的座位上睡觉。

天上的雪没有被风吹着,所以显得很平和的在空中翻飞。操场上的红色跑道只有隐隐约约的一点除白以外的颜色,近视眼难以找到的那种。中间一大块绿色假草铺的足球场上面更是一点儿都看不见绿了。

韩文清小跑着,到雪最厚的器材室跟前,拿起铲子与扫把就开始打理这一片。王杰希和他一块儿,用扫帚一摊一推,一大层雪就被弄开了。

然后韩文清的扫把头一个没注意,戳到王杰希的腰。

王杰希皱起眉,一个眼睛眯小一个眼睛眯成正常大小,盯着韩文清。韩文清都被他看毛了,转过头又开始扫,几秒钟后腰部也被冷不丁的捅了一下。

“我去,我刚刚有那么用力吗。”

王杰希从雪堆里面挑出一根从树上断下来的树枝,掸了掸,用它指着韩文清。

除你武器!

韩文清好像感应到一样,往后跳了一小跳,随后把手中的铲子往旁边一扔。

王杰希继续追击,手腕灵巧一抖。

统统石化!

韩文清迈开步子,在涩滑不均的雪地上开始奔跑。王杰希一看没有击中,握住扫把的最尾端,以自己为圆心狠狠扫开,直向韩文清逼去。韩文清看见这声势,快速紧了紧衣服下摆,朝地上直接滑下,像最近一个很火的游戏里的技能滑铲一样。

完美躲过王杰希的攻势。

但就在此时,一块地面上水泥的突起让韩文清的移动方向突然改变,直朝离器材室不远的跑道上滚去。

韩文清只感到自己的身子突然失去了平衡——即使一开始就没什么平衡可言——开始从前后竖直滑行变成了左右滚动。天上下的雪不会看时候的堆成一高一低的坡,让他很难刹住。

张新杰从教学楼里面出来的时候,全副武装的穿着厚衣服,但还没享受雪景就被地上的人吸住了注意力。

是韩文清。

在滚。

飞快的跑过去想要把他弄停下,结果被他一块儿带的滑倒在地,最后一直滚到足球场比较平缓的地方才停。

韩文清压在张新杰身上。

张新杰被韩文清压在身下。

韩文清看着张新杰被灌了不少雪的衣领,有点歉意。

张新杰看着韩文清已经被灌满的裤腿,是不忍直视。

两人一起互相扶着进了厕所。

远处的王杰希微微一笑。

然后被黄少天踢来的飞球闷到。

9.

狗之食为屎,人有失足时。

那时候期中考试刚刚过,老师刚刚讲完卷子。作为语文课代表,黄少天下课后对所有考试失利的人这样说。

这群人里不包括张新杰。

以及韩文清。

因为考试之前大概一个月,张新杰每天把韩文清困在学校的阅览室里,通读三国水浒,默写古文鲁迅。直到韩文清达到其标准后张新杰才放他走。

比跑步更可怕的噩梦。

韩文清这么觉得。

但是张新杰在旁边也不算太坏。

“嗯,大概齐就是这些了。”

韩文清看着已经背吐的语文书,慢慢的无力的合上。他抬头看了看张新杰,后者眼镜后方淡淡的黑眼圈在皮肤上挺显眼。

韩文清和他并肩走出阅览室的时候,伸手拎起了张新杰肩上的包。被不情愿的眼神看了一下,韩文清拍了拍明显比自己小一圈的肩膀。

“不要太用力,你看你,”说着又用指尖碰了碰张新杰脸颊上边一点点,黑眼圈下面一点点的皮肤。“都成国宝了。”

“学生的本职便是学习。”

“身体是学习的本钱。”

“不是学习,是革命。”

“就不能睡得早点吗,最近打底十一点睡吧?”

张新杰把韩文清手上自己的书包扯过来。

“等成绩出来,你就没话说了。”

于是韩文清真的没话说了。

10.

初二的时候学的双杠。

双杠,顾名思义,是两个棍。

和双人舞,双管舞,双飞的意思差不多。也许左方有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

班里每个人都能比较完整的做下来。

哦,可能会有直接浪的甩飞出去,比如孙翔。

孙翔身体简直做成不带停的180度,浪的连做五个前后大幅度摆动。

然后就飞了。

旁边小学部的黄少天的基友卢瀚文远远听见惨叫,还以为又是谁把黄少天惹毛了呢。

可想究竟是有多疼。

疼到叫声堪比黄少天。

韩文清没有这问题,因为他稳扎稳打,不出错。张新杰也是,小臂的肌肉微微抽动,从没让手掌在不该离开的时候飞走。

周泽楷把孙翔从沙坑里挖出来的时候,微笑着指了指韩文清张新杰两人完美的收式动作。

孙翔一把沙子糊校草的白净校服上。

有一次,张新杰好像是状态有点不好。鼻音重重的,感冒了,浑身没力气,体育课跑步一个踉跄差点绊倒。韩文清把自己闲的没事——其实是专门从班里拿来的——带到课上的长袖校服,披在张新杰身上。

做双杠的时候张新杰被长袖校服热的出了好多汗,但鼻子倒是通气了。

于是180度身体旋转时,手掌的汗把皮肤与杠隔开,张新杰右手胳膊一下子就滑下杠去。

在一旁被老师勒令保护的韩文清眼疾手快,弯下腰屈下腿,钻入两个杠间,两个胳膊一起搂住张新杰的腰,把后者稳住。

汗味儿、沙土味儿、衣服味儿、塑胶味儿、阳光味儿,混在一起钻入两个人的鼻中。张新杰被扶着靠上韩文清,脸冲着太阳,晃的他有些晕。

黄少天从后面戳了一下韩文清,叫他抱着张新杰去那边的树荫下坐一会儿,叶修脸上的上半部分是担忧下半部分是猥琐的笑。

于是韩文清这节体育课剩下的所有时间都在阴凉地。

让张新杰靠着。

还在给他扇凉风。

又给他擦了擦汗。

评论 ( 6 )
热度 ( 106 )

© 朝六晚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