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六晚九

太阳是如何升起来的?

爬墙能手。三分半热度。

带土/板车/晓/韩张/DN/RWBY

游戏王骑和农药,贝利尔死活不出。

【韩张】图文并茂(六)

 归总

图文并茂(六)

 

时光流逝,岁月如梭,转眼间到了1949年——

并不。

 

韩文清算是终于拖着自己好几个星期之前就准备好的小小的行李包——里面放着自己最宝贝的笔记本电脑和数位板,附带的只是几件衣服——走进了火车站。整个网站的线下聚会便是在北京举行,他记得与自己合作写画同一个文章的王不留行便是个北京人。头像是一顶尖尖魔法师帽外加一条扫帚。北京人王不留行在网上的口头禅,或者说是口癖,就是加个儿化音。

比如,‘与大漠孤烟的合本儿’、‘已受邀前去线下聚会儿,期待与大家的见面儿。’。

这一点被一个做手办的前辈,现在已经销声匿迹的名叫冬虫夏草的前辈评价为‘多萌啊!’。

 

有些扯远了,总之韩文清经过一系列的手续以及大概两三个小时的火车车程,到达了北京的车站。来接他的是一个举着大牌子的戴着眼镜的小伙子,从叶修的短信上来看这人叫做安文逸。安文逸手中现在正举着一个写着‘大漠孤烟大漠孤烟’的糊着大白纸的木板,站在站台口等着韩文清走过来。

“辛苦了。”

“没什么,去宾馆吧。”

 

现在的网站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小小的连一点财力都没有的小网站了,总计划人把所有邀请过来的嘉宾都安排住入一所被他们暂时包场的宾馆里。韩文清住的是标准间,他把自己的行李放在桌子上之后,像有些游戏角色一样一键换装,瞬间换上睡衣睡裤躺在床上好像永远都起不来了。

最终把他叫醒的还是门外传来的一阵敲门声。

 

“老漠,老漠哎!”

韩文清脑子放空的望着天花板,过了几秒钟又转头看了眼自己手机屏幕上的时间,现在是北京时间清晨五点半。

他妈的,老子昨天晚上十二点才到的,谁那么没眼力见儿?

说到没眼力见……

 

韩文清套上平时常常穿出去的看上去还比较正式能见人的便服,刷的打开宾馆房门。

果然,叶修那张实名认证的、大大挂在账号资料中的照片脸呈现出嘲讽样,下巴扬起好像还在冲韩文清展示‘看哥努力工作的连胡茬都来不及刮’。

 

“哦,你好。”韩文清忍住摔门回床睡觉的冲动,回应了一句话。“你叶修吧?”

“呵呵,是。”

“那还有什么事?”

“今天上午十点的时候到场地里面帮忙收拾一下,你的画刊还要你自己当店主卖嘞。”

韩文清听到这话浑身肌肉像是感应到将来坐摊整整一周后的酸楚,都没力气站着了,他就想回床上睡觉。

“唉,行吧,再见。”

 

然后叶修看着被碰的关上的房门,笑着走出宾馆大门点了一支烟。

然后他掏出手机,按了几个键。“喂?”

“谁啊?”

“我叶修……”

“哦哦哦!老大有何吩咐?”

“包子你去北京车站的南站台接个人,”吸了口烟,叶修又回头瞟了一眼韩文清住的房间的窗户。“从小安那里拿个大纸板儿,写上‘石不转’,然后站着举高点儿就好了。”

“是!”

叶修挂电话之前听见的还是包荣兴大叫着喊安文逸。

 

 

韩文清重新躺回床上之后,还挣扎着爬起来拿起手机设置了一个八点半的闹钟。

啊……还有三个来小时的睡觉时间。

 

等他伴随着手机不停地骚扰震动声,韩文清想就这样一胳膊抡过去把自己的华为砸地上弄坏,这样就有理由再赖一会儿床了。然而韩文清舍不得,自己怎么说也只是个画画谋生计的人。这可是自己辛苦一周攒下来的钱啊,不敢坏,坏了估计要坐两个星期的摊来补了。

洗个澡,刷个牙,冲把脸,搓下头,换衣服。等韩文清收拾好准备到前厅找工作人员时,已经九点十分了。这宾馆的前厅,或者可以叫做是会客室,挺大的,里面已经坐了不少的人。吵吵嚷嚷挺热闹的,三两成群聚在几个沙发上,你一屁股我一大腿的互相抢地方坐。

当然韩文清进来之后不知道为啥突然多了个座位。他正准备走到那里坐下来缓缓自己突然被打乱作息时间而出现的头晕状况。

然而就在此时,一位一直靠着沙发旁边的墙壁上的人突然坐上了这个位子。他戴着眼镜,穿着的是一件春秋季节适宜的灰色长袖衬衫,下身普通的略有些紧身的灰色长裤。看上去挺平常的,不过韩文清看清楚他的脸后差点把自己一晚上没吃东西的空荡荡的胃里的胃酸喷出来。

这他妈的是……

额,叫什么来着?

对对,张新杰!

 

 

所以,不是不巧,时候未到。

 

 

“来来,给你介绍一下儿,”韩文清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回头一瞟是叶修。“这位,”叶修摊开右手,将手指尖并在一起指着张新杰,后者则还坐在沙发上看着手机,没有注意到韩文清这边。

“网名,石不转。”

 

 

评论 ( 1 )
热度 ( 23 )

© 朝六晚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