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六晚九

太阳是如何升起来的?

爬墙能手。三分半热度。

带土/板车/晓/韩张/DN/RWBY

游戏王骑和农药,贝利尔死活不出。

【韩张】同学,方程式默一遍(4)

并没有主线的段子也许就是这个文章了,每次大概只有一千字就结束

归总

(4)

张新杰当天放学过后,约了同班的肖时钦与喻文州一块儿到化学实验室玩。对于他们的玩,通常就是做一下实验什么的,比如把钾放进水里啊、用乙醇画个图案再点燃啊、把蜡烛熄灭后的石蜡烟点成一串火苗啊——然而这些有趣的事情并没有在韩文清的眼底下实现。

张新杰右手拿着一根小火柴在火柴盒侧划拉一下,掺着磷的头便冒出了不小的火苗,他探手把面前的手指长短的蜡烛点燃。喻文州在一旁帮着韩文清准备下周一要用的几罐氧气的提取,这种一旦摆放整齐点燃后就可以坐在位子上慢慢等待的事情特别适合他,因为掌握技巧就行,又不是秒秒钟作出一系列复杂高难度实验动作的事情。

那肖时钦嘞?

肖时钦手上正拿着两个东西——分开看是正常无比但实际操作用起来却有一种微妙的猥琐感。他快速地做着活塞运动,抽出来呀又插回去,右手里的还不停转动,令人不禁想要大声地‘噫’一下。

但他真的只是在纯良的拿着试管刷清理试管。

 

“把烧杯盖在上面,”韩文清指了指张新杰手边的器材。“把蜡烛盖灭,等看到白烟飘到头顶的同一高度时用火柴点燃白烟。”张新杰点了点头,按着他说的做。

火柴上的火苗一触碰到那股已经有些飘散的看不太清楚的白烟时,立刻熊熊的烧了起来。一长溜火光夹杂着一点跳出来的小红星,重新回归于蜡烛头那里。那一瞬间张新杰还以为自己在看街头杂耍,好像有人口含高纯度酒一口喷在火把上时产生的火浪。也特别像一个环着细火的鞭子,一下子晃动着,都快要抽到一旁喻文州缓慢移动着的、拿着导气管的手背上。

嗯,快要抽到,没有抽到,所以喻文州的手只是稍微的、不会让人特别察觉的、不怎么能看出来的抖了抖。喻文州的手背只是觉得突然特别热,不算烫,就是暖和的让人禁不住膀胱来的尿意。

于是导气管插进去的装着高锰酸钾的试管被稍微的、不会让人特别察觉的、不怎么能看出来的抖了抖,向下倾了一倾。细小的黑色颗粒哗啦啦冲向堵在试管口的棉花团表面,喻文州赶紧扶了扶塞子在的试管口,那里还算整个试管表面比较凉的。

 

“帮我熄一下酒精灯,对,”喻文州用肩膀稍稍碰了碰正把试管收起来的肖时钦的肩膀。“欸等等不是现在!先等我把……”

“先等你把导气管抽出来,再熄灭,我懂我懂,都是预习过的人。”

 

然后肖时钦没顾及到喻文州那种十分钟能写完的计算题要花十五分钟腾过程的笔速,伸盖子就熄灭了酒精灯。失去热源的试管表面迅速的冷却下来,水槽中的水流刷刷的倒吸进导气管,幸亏喻文州的手还算、嗯、还算快的把导气管抽出水面。

 

这场面看的一旁的韩文清的小心脏不停收缩跳动差点一巴掌把张新杰手下的蜡烛拍倒。


评论 ( 1 )
热度 ( 24 )

© 朝六晚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