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六晚九

太阳是如何升起来的?

爬墙能手。三分半热度。

带土/板车/晓/韩张/DN/RWBY

游戏王骑和农药,贝利尔死活不出。

【韩张】夜游(中下)

归总

【正13】

小时候的韩文清听过一个童话,童话讲的是一个孤冷的伯爵与他忠诚的侍卫。

 

 

一位有钱有艺的伯爵有一个很偏很远的古宅,隐在密林之中。

有一天外面下起了倾盆的大雨,硕大的雨点拍打着树林的树叶,哗啦啦作响。

伯爵正准备端起烧好的水,倒入放置着干脆茶叶的瓷杯中。突然,宅子的古旧大门被一阵咚咚敲门声惊起。

开门后看见的是一个被雨从头到脚淋透的人,很高大,在月光的映衬下身影发黑,不仔细的观察他的全身也许会认为这个人是来抢劫的。

伯爵让他进来,在手中端着的蜡烛台灯光的笼罩下,他看清了这个外来人满身的伤痕,雨掺杂着天上一些脏脏的东西,慢慢渗入或深或浅的所有伤口。伯爵急忙把他扶到自己的客室,让他躺下。

伯爵对他进行伤口清理消毒等一系列处理后,把沾了热水的毛巾敷在他的额头上。伯爵坐在床边守了一晚,为了让床上的伤者得到最好最及时的医疗。

伯爵轻轻的拍着已经换上新衣的外来者的胳膊,让正在高烧中颤抖的人安静下来,缓缓入睡。伯爵口中轻轻哼着一首不知名的旋律,以一种微妙的差距盖过窗户外边疯了似的电闪雷鸣声,传进床上的人耳中。

伯爵不知道什么时候,困得趴在床边上睡着了。清晨的一缕阳光穿过被撕扯一夜的云,洒进两人所在的屋子,轻柔的铺到伯爵对着窗户的、穿着薄薄睡衣的背上。

床上的人睁开眼睛,伸出手把额前盖着的还尚有余温的毛巾拿下来。他感觉的自己的身侧有一股淡淡的热量传过来,慢慢坐起身一看,是个人穿着睡衣趴在床边。

他回想了一下,应该是这间房子的主人。自己昨天晚上疼痛交加,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敲开了这个逃亡途中偶遇的古宅门。

 

 

伸出手轻轻揉了揉被晨光照的有些发亮的床边人的发,但没想到把他弄醒了。

“醒了,你好。”

“谢谢。”

 

伯爵笑着把放在床边地上的治疗工具拿起来,给他换药。

“你叫什么啊?”伯爵正在包扎的双手不算很快的移动,但让人看着就十分灵巧。

停顿了不短的时间。

“大漠孤烟。”

大漠孤烟安静的把伤处交给伯爵处理着。太阳的光带着暴风雨冲刷后朗爽的空气,从窗户传进房中,四处弥漫。

 

 

 

“你一个人住的吧,”大漠孤烟说。“那……”

伯爵把他的话打断,端给他了一杯刚刚泡好的热茶。“不介意的话,伤养好了就在我这里当个管家什么的。反正我看你这阵子是出不了房门的。

 

 

 

 

 

过了快三年,大漠孤烟一直在伯爵家的宅子里面当管家侍卫。伯爵也乐得有人在这里陪着他。以前伯爵都是一个人生活,无聊的时候只能到宅中的花园里浇浇花,对森林里跑来的几只小动物说话。现在则多了一个人。

 

 

 

 

 

好景是不长的,但伯爵想起这三年的时光,总觉得像是和大漠孤烟在一起过了一整个世纪。不过世纪结束了,两人的生活也快到头了。

 

 

追杀大漠孤烟的人有一天带着十多个训练有素的杀手来到森林里面全方位搜查。那天出门给林中鸟屋送干草垫的伯爵正好遇上了他们。

 

 

 

 

“见到过一个凶巴巴的货吗?”

伯爵摇了摇头,把手中已经空了的袋子抱在怀里。

 

 

领头的人看了看他,伸出右手抓起伯爵的头发就拖着走了。

“带我们到你家去!”

 

 

 

 

 

 

伯爵在途中以上厕所为由,跑到灌木丛后面。

用旁边花梗上的刺扎破食指尖,伯爵撕了一片布料写到:

‘藏,现在。’

伯爵想了想,觉得依大漠孤烟的性格来说,他肯定不会走,于是再加上一句话:

‘地下室,箱子角,蹲。魔法阵,我能杀。’

 

 

 

 

 

 

伯爵把布条交给林中的小鸟,让它飞回了房子。

 

 

 

 

 

大漠孤烟接到布条后就知道一定是自己的敌人来了,依照伯爵的指示藏到了地下室中。

大漠孤烟记得伯爵曾经说过,房里有一个很厉害的魔法阵。这次伯爵说自己可以把他们全都解决,那么应该就是在说魔法阵的事。

 

 

 

大漠孤烟蹲下后,角落中突然出来的一股吸力让他天旋地转,晕了过去。

 

 

 

醒来后是一条臭巷子,各种各样的酸臭味与腐败的气体萦绕在大漠孤烟的身旁。

然后他就明白了过来。

伯爵这魔法阵是传送用的。

 

 

 

伯爵兜了几圈后,把仇人带到了宅子口。

伯爵一把门打开,就往后面踢了一脚,把领头的人踹了个踉跄。然后头也不回的往房的深处,也就是地下室里冲去。

 

“去,给他吧,看来大漠孤烟已经从这里跑了。”

 

 

领头旁边的人从口袋里拿出手掌大小的白银色嵌着魔石的十字架,往伯爵已经跑远的背影一扔。十字架好像有了灵性一般,瞬间缠到伯爵的脖子上。

 

 

伯爵因为脖子被突然的停滞,整个身子不用自主的摔在了地上。

 

 

 

十字架放出亮光,把整座房和房旁边的花园用结界罩住。

 

 

 

 

【魔法界第五百二十条规章:结界区域内,一切魔法均为无效。】

 

 

 

 

 

 

 

 

 

 

大漠孤烟飞快的冲出巷子,映入眼帘的是一排排军队士兵。他一问,这个军队是民间自发的,是为了抵抗追杀大漠孤烟的人才建起的。

大漠孤烟参加了,他希望把他们打败后,能找到伯爵。

 

 

 

 

 

但是大漠孤烟倒在了第十一次战争的最后,他看着敌方的最高领导人死在旁边一位话痨剑客手中。

伸手扯住了话痨剑客的同伴,一个魔术师。

 

“会……转世吗?”

那双大小眼低下头看着大漠孤烟。魔术师点了点头。

“可是转世之后你会与你最珍视的人两界相隔。”魔术师翻开魔书后,指着一行字对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大漠孤烟说。“确定?”

“别废话了……”

 

 

 

 

 

一家医院在深夜中传出一声婴儿的啼哭声。

“孩子很健康,你已经是位妈妈了。”医生隔着口罩对躺在病床上的妇女说。

轻轻的隔着布料抚摸着孩子,她笑着呼唤。

“文清。”

评论 ( 2 )
热度 ( 8 )

© 朝六晚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