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六晚九

太阳是如何升起来的?

爬墙能手。三分半热度。

带土/板车/晓/韩张/DN/RWBY

游戏王骑和农药,贝利尔死活不出。

【韩张】图文并茂(三)

归总

图文并茂(三)

圆润平滑的颜色边界缓缓划过屏幕上显示的淡蓝色背景纸,手法好像一个从事教学事业多年的数学老师。不论圆弧还是直线,亦或者是带有棱角的图案,一笔带过不留任何令人遗憾的瑕疵。韩文清很喜欢这种行云流水的感觉,他习惯把自己准备画的事物在脑中构思完整,这造就了只属于他的一种画风画法——以水粉、油画的涂抹方式打底色,石墨铅笔勾勒轮廓线条,后以喷枪连下一笔不断的进行细节涂抹。

一笔不断,在画手之间较为少见。喷枪的那种一笔一层颜色的特性更是适合韩文清这种画手。

所以看过韩文清直播画画过程的人一起为他们心中的大大起了个外号,叫做:

大漠不撸。大漠孤烟从不撸。为什么呢?都说手不抖的人都是纯洁的、没有做过羞羞事情的人。所以韩文清被冠上了“大大从不撸”的名号。

 

张新杰曾经写过一个小短篇,当然,对他来说是个短篇文章,但在读者眼中已经算得上一部中篇小说了。

小说的内容,不算惊艳,所有的设计好似正常无比。特别的是它能让你在看完后感到些许不顺畅的感觉。剧情起始与一片郊外草野上方的星空,犯罪者最后的忏悔也结束在同样的夜下。

韩文清看后诗兴大发,不,应该是无法控制住自己手指和笔尖。

星空?

他想,他没怎么认真的观赏过星空。那么看看别人照的星空照片?

但他不愿意这么干,对他而言,将别人的作品拿来,还不如让他把手中这支触笔折断。

 

韩文清记得Q市郊外的星空,似乎是很美的。

 

把手中的小型旅行箱箱带用力握紧了点,韩文清打开了自家的防盗铁门。他带了一个可以容下一人的野餐薄毯,以及两瓶矿泉水。韩文清决定在郊外待到午夜,只为了画那副星夜。

他心目中的那两人,石不转文中的两位主人公,他们两个人在画中会坐在星空下的草野中。韩文清已经将构思草草画到他的速写白纸本上。一切就绪,只差那片张新杰笔下的夜。

 

夜,在晚上七八点钟时呈现出接近墨一样的幽蓝色。韩文清的家离郊外是中规中矩的距离,他散着悠闲的步子踱到了目的地。途中的天空在不停地变化着,时间顺着天际那一大片由蓝向橙渐变的丝丝线条流走而过,韩文清眼中的自然落日景象经过他无意识的职业思想,被他的脑转换成一片油彩和渐变画笔结合后产生的图画。

这也是个不错的素材。

 

穿过林中蜿蜒无规则的羊肠小道,脚下的泥土地因为前几天刚刚下过的绵绵小雨而略微发潮,一些靠近路旁小杂草丛的路颇有些泥泞。新鲜草树木散发的味道伴着空中悬浮飘移的小水珠,混合起来,依附上夜间林中的晚风,飘入韩文清的鼻。天上点点星光映衬着夜间的骄子——月亮所射出的光芒,不带一丝停滞的以直线路径穿越树林层层叠叠的叶子。

光斑照在韩文清的肩上,发上,行走的土路上。

没有被遮挡的光,照在离韩文清不远的草野上。

还照在一部屏幕发着白色荧光的笔记本电脑上,一双在荧光下有些苍白的、在键盘上不断飞舞的手上。

 

韩文清铺开毯子后,便躺了下来,双眼放松的凝视着这片夜。

存在了上万年的无数星辰对韩文清来说,似乎近在咫尺,又似乎遥不可及。他觉得这些星星好像在自己转动,确认的眨了下眼后,它们又似乎只是待在原地,从未变过。

草在风的吹动下互相摩擦,发出的声音在整个安静无比的野外都十分明显,但并不突兀。

因为草,天生就与这片夜相配吧。韩文清深吸一口气,撑了下毯子,坐起身,仰望天空。

 

这样一直持续到将近晚上十点。韩文清今天下定了决心,他要把这个情景印入脑海。

打破这宁静的是一阵哒哒声。韩文清打了个哈欠后才注意到这个声音,他一开始并未在意它,也许刚刚是把郊外的任何事物当成自然。

键盘?

怎么是键盘?

 

约莫向前走了大概半分钟,韩文清在面前那一大簇较高的草野中看到了他熟悉的光。是电子显示器所独有的光。

 

张新杰专注于面前这篇规划已久的文章。

张新杰的感官沉沦于草野的夜晚的宁静中。

韩文清专注于前方这位黑发随风微微飘动的人。

韩文清的感官不由自主的想把视线聚焦到他电脑屏幕上的文档内容上。

 

韩文清侧耳倾听着键盘发出的那串听起来颇有规律的敲打声,熟悉感扑面而来,韩文清说不上究竟是为什么。

 

张新杰回头,四目相对。他的身体被过于光亮的电脑屏幕照映,这样的场景导致韩文清不能看清面前的这个人是什么长相。

张新杰与他对视之后,过了约莫十秒,便立即起身,将电脑装入包内,顺着来时走的另一条土路小跑着走了。

韩文清现在也没想明白,为什么面前的人一看见他就跑了。

 

只来得及看清他是个戴着眼镜的人。

 

次日他就把昨夜遇到的人忘得一干二净,因为石不转开始了一篇新连载。


评论 ( 5 )
热度 ( 18 )

© 朝六晚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