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六晚九

太阳是如何升起来的?

爬墙能手。三分半热度。

带土/板车/晓/韩张/DN/RWBY

游戏王骑和农药,贝利尔死活不出。

【韩张】ABCD有多少,两人恩爱百年好。(第二部分)

归总

Keen 痛哭

“新杰你怎么哭了?”

“切菜的时候伤到手了?”

“怎么了!没事吧,快让我看看!”

张新杰透过眼前的一层泪水,睁大了眼睛看着面前韩文清模糊的影子。控制不住向外流出的泪不停地顺着脸颊流下,搞得他的脸上冷热交替不止。

“没……”他回答,一个字刚说完又抽了下气。

“就是因为…呃...搅拌…”

张新杰眼圈有些红,眼泪倒是不流了,但依旧在哽咽。脸上残留的水渍没有完全被韩文清递来的毛巾擦干净,眼睫毛还有些湿润。

但其实说起来就是因为有一小块洋葱不小心掉进了榨汁机里,张新杰因为菜炒好了去忙别的,按下机器开关后忘了盖盖子。洋葱汁四溅,一些落进了张新杰的眼睛和嘴巴里。这估计是张新杰一年份的失误集中后产生的。

“我帮你擦擦啊,菜糊了我们今晚出去吃好了。”说着韩文清把张新杰拢过来,抽了张纸巾,男友力爆棚的把张新杰脸上和眼角的泪擦干净了。

“嗯……”音尾还微微的颤抖着。

操。韩文清心里骂了一声,原来把张新杰那一面关住的东西是眼泪吗!

于是韩文清和张新杰在出去吃饭之前都爽了。

Liquid 清澈明亮的

张新杰的眼睛很清亮,每次韩文清与他对视的时候,可以清晰地从张新杰那双瞳中看到自己。

好像是被一层通透的天然水晶拢住,韩文清常常站在张新杰旁边,看着他侧脸上的眼睛想。

高兴的时候水晶似乎会融化一些,生气的时候也似乎会变得更加坚硬。

如果很舒服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呢,韩文清和张新杰在一起之前也曾这么想过。

于是,当张新杰在第四赛季结束后的当天晚上来找韩文清坦白自己的心意后,韩文清就把他推到床上了。

Moon 月亮

中秋节快到了,霸图战队沉浸在月饼的香气中。

当天晚上,众人带着月饼风风火火的冲着霸图旁边公园中的沿湖走廊去了。整条走廊不算大型,只是绕着公园里的湖围了小半圈,走廊中心是一个凉亭。

“队长,你不来点儿月饼啊?”张佳乐左手拿着冰皮馅的,右手捏着一袋还未开封的月饼,冲着韩文清大声说道。

张佳乐得到了来自韩文清“我正和我家新杰说话吃月饼呢不要打扰我们你手里那一袋是什么馅的拿来我看看好吃的话可以让新杰尝尝”的眼神x1.

“……韩队尝尝这个不?”

张新杰则在一旁,撕开一包月饼之后用商家送的塑料小刀把半个手掌大的月饼切成四块,把这几块分别递给了其他人。

于是包括林敬言在内的四位队员盯着韩文清“哦你们吃到新杰切得月饼了啊怎么样好吃吗话说为什么新杰没有给我一块你们几个明天不好好训练就加练”的眼神x1.

而且还是五仁月饼。

Necessary 必然的

韩文清与张新杰二人的相遇,是个必然事件吗?其实这只是个可能性事件罢了,但这个可能性从一开始的发生率大概是过了一半,毕竟韩文清和张新杰最初是在游戏里认识的,当时张新杰也只是偶然与韩文清,开了小号带工会刷副本的韩文清,在游戏里相遇。

韩文清晚上九点进游戏刷副本,以张新杰的作息那时肯定也在。

韩文清是战队队长,张新杰也算得上是工会牧师主力。

于是两人的游戏角色相遇了。

那么他们相遇后相爱的概率事件能是多少呢?这可算得上是必然事件了。

命中注定的,便是必然,便是这两人此后势必要相守相厮的命运。

同时也是幸运。

Organize 整理

“韩队,把那个书架上的书拿下来,我用毛巾擦一擦。”张新杰左手拿着一块毛巾,右手屈起,仔细把左臂衣袖翻上去。因为每天定时定量的锻炼,张新杰的小臂在卷上去的白衬衫映托下显得有些细,但绝不失力气。

韩文清用掸子把沙发拍了一通后,铺上了一层薄垫。“嗯。”他起身,回头看了看张新杰指的架子。和张新杰抬起来指向书架的手臂。

Preserve 呵护

晚上韩文清出去买完张新杰要喝的牛奶后回到房间,看见对方已经洗完了澡,穿好衣服躺在床上翻开一本书看。

“今天怎么这么早?”韩文清看了看墙上挂着的表后,对张新杰说。“现在刚刚十点。”

“有点累。”

韩文清闻言,立即把手中的牛奶放到了每个房间都配的一个小型冰箱中,然后走到床边。

正收起书,抬头闭上眼睛休息的张新杰感到眉间和太阳穴被一双温热的,略微有些粗糙的手轻轻按摩。

JAVA{后补}{12粉看吧}

Java 某种程序设计语言

韩文清是一个以解说各类游戏和录制各类游戏赚钱为生的人,而且他在网上还是比较有名的。开过自己的淘宝店,也和许多许多人对骂过,最后被迫退出了他解说许久的一个游戏圈子。

现在该去哪儿呢?韩文清端坐在配置齐全的一套电脑与麦克风前。

从另外一款重新开始吧。

这个充满马赛克的世界看起来很安静。那就从这里开始吧。

约莫是过了几天,韩文清找了一些很玩儿的来的朋友一起,先行尝试了一下这个游戏。他们一开始便受到了许多新粉丝和老粉丝喜爱与鼓舞。

过了大概,一个月吧,韩文清的老损友叶修因为一些工作上和生活上的事,先行离开了常常一起录制游戏的团队。叶修的任务是编程,还有插科打诨与嘲讽。

这可怎么办呢,韩文清有一次坐在电脑前,托着下巴思考。同时也翻了翻在微博上私信过他,希望加入他的团队的一些私信。

一个头像为钢琴,名字叫做石不转的人进入了他的眼帘。

你好,我会JAVA,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

有啊。

帮我编出一个世界吧。

评论 ( 6 )
热度 ( 24 )

© 朝六晚九 | Powered by LOFTER